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 有心者的山水..
◎ 林良丰山水艺..
◎ 林良丰为云闲..
◎ 一时之兴,读..
◎ 读《林良丰画..
◎ 动观流水静观..
◎ 古刹浓缩笔墨..
◎ 河山壮阔挥五..
◎ 幽寂典雅 ..
◎ 立万象于胸怀
◎ 艺海泛舟不回..
◎ 澄怀写山水,..
◎“创新,有自己..
◎ 心灵之旅
◎ 灯下读画 韩..
◎ 林良丰的画《..
 

 

澄怀写山水,畅意游大川——林良丰山水画赏析

陈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夜于云闲阁

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
先生笔下层层迭迭的高原雪山如奔似涌,无边无际的大漠一隅驼铃依稀,烟山云海中莽莽昆仑横空出世,如血霞光里寥若晨星的牦牛餐风啜露,千里北国玉龙飞舞,万倾银波水天一色,黄土窑洞窗灯如诗,广袤草原一绿到天……所有这些,足以令笔者领略到王微在写山水和赏山水画时充盈于怀的才情、美感与淋漓快意!


远观先生的山水画,您首先会被其空灵迥远之意境和高逸脱俗之风骨所震撼。或秋郊饮马,云边放牧,或看云黄山,观澜沧海,常常整幅面面,人迹罕见,偶或有之,亦仅以急就草法勾勒一两远人无目之高士,山间杖履、月下横笛。审其毫端运化,手无工拙,目无古今,真气贯注,神明内运,惟意所适,自然流行。由是观之,足见其画境立意直指宋元而复黜宋院体画之工细妍丽,较其在精勾细描、平远疏淡和古茂幽静之外更多一份飞扬灵动的写意妙趣。


在构图方面,中国书画自古以来讲究疏可走马,密不容针”“以虚写实”“留白当黑。遣色方面,更是祟尚朴素玄化。然观先生画作,虽少大块留白,却无局促雍塞之感。虽有五色渲染,却无芜杂乱目之恶。初亦令笔者颇感不解。某日,偶得其一幅惠祟小景册页,画上部以两种截然不同的技法写意蓝天白云,间蘸饱墨渲染雨云,苍润相生,一因自然。画底部湖泊水泽,波光万点。中局位置,大山堂堂,恒亘于天地之间,其近者轩豁耸拔,金光如浴,其远者若隐若现,一笔刷出。放眼望去,其象若人君赫然当阳,而为百壁奔走朝会。阅此,得知唐宋之际先觉所言世徒知人之有神,而不知物之有神,实非讹传妄谈。正是这样一幅山水小品,竟然采用了近乎左右对称的构图,而且墨及四隅,不留空白。按一般观点,可说是触犯了中国山水画传统构图和用色之大忌。然而,细读该画作,却感觉整个画面尤其是左右两角不仅没有丝毫呆板赘满之感,相反,两侧的阴阳对比、光影反差极其明显而富于变化,在丰满的色彩间充溢着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的空远神韵,禅意自然流布,远及方寸画外。究其精妙之处,在于大胆冲破桎梏陈规,不囿定式,独辟蹊径,敢于跳出留白当黑之巢臼,以实写虚以有写无以盈写空。可贵者,废形求神,舍象取道,以神遇而不以形遇也。貌似乖戾,实则深得宋宗炳神本亡端和邓椿能曲尽者,止一法耳,一者何也?曰传神而己矣之画法三昧!


以技法传承而论,理当提及作为福建工艺美术学校早期创始人之一的先师张晓寒先生。晓寒先生在中国山水画表现技法方面有着深厚的传统工底和不凡的艺术造诣。良丰曾追随其学画十余年。从他早期的山水画作品中可以看出,在立意构图、笔墨渲染等诸方面,良丰自先师门下获益匪浅。恩师辞世以后,特别是近十几年来,良丰将越来越多的时间用于师造化、法自然。从狮子林到峨嵋山、从天都峰到小雁塔、从嘉峪关到赛里木湖、从敦煌石窟到布达拉宫、从武夷九曲到长江三峡、从黄山云海到华山栈道……处处留下了他四海云游的身影。每到一处,先生多喜寄居佛寺道庵,饮泉茹素,摄心静观,在远离尘嚣的寂寞中淬砺提炼嵩华之秀、玄牝之灵,凝气捕捉河山大川给他心灵传递的每一次脉动、每一点高光。其间不乏短诗佳句,折射其应目会心、神超理得之内心影迹:
尘缘日渐远,偏好菜根香,静室了无物,个中滋味长

 

天都高千丈,及目未着边。鸟道穷危崖,松风袭足尖。雨丝疾似箭,蹬道插深渊。绝顶四顾盼,茫茫云海间


清蔬荡涤夙胎骨,云板敲开智慧潭,相伴菩提一圣树,新芽黄叶悟禅参


垒起灰砖千丈高,苍凉独立雁来朝。俯视旧都尘嚣恶,静土一方息俗劳


关情大雁塔,重访古长安。春迹依稀在,秋痕上笔端”……


九十年代中期以后,这种搜尽奇峰打草稿的澄怀积累与云板敲开智慧潭的敛心观照的完美融合,使先生的山水画日臻意存笔先、画尽意在之妙境,其大胆独待的表现技法更趋成熟,越来越多的具有印象派风格的光影色块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既往师承的传统线条的表现力,同时也铸就了先生人淡如菊的性情和立万象于胸怀的大气磅礴的画风。

 

甫与先生相识,其平实不惊的外表,缄默少语、随和谦逊、鲜与人争的个性常常使人很难将之与其包蕴宏多、洋洋洒洒的山水画风联系到一起。然而,只要移目其诗画一律、天工清新的画作以外,便不难从其早年付梓的有关弘仁、石溪、石涛、八大等艺术作品的颇具独到见解的美文中,从他于清明节前后撰写的令人动容的怀念先师的短章里,从其直抒性灵、豪放不羁的伯高书风之字里行间,从他闲居理气、披图幽对的简淡生活中,读到个有血有肉的艺术家火山一般的热情、勃发横溢的才华、重情尚义的柔肠和超然物外的伟岸!


吾以为,这种画外的工夫和胸襟绝非一个单靠埋头笔耕的画家所能企及....

         
     
  您是331989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