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 有心者的山水..
◎ 林良丰山水艺..
◎ 林良丰为云闲..
◎ 一时之兴,读..
◎ 读《林良丰画..
◎ 动观流水静观..
◎ 古刹浓缩笔墨..
◎ 河山壮阔挥五..
◎ 幽寂典雅 ..
◎ 立万象于胸怀
◎ 艺海泛舟不回..
◎ 澄怀写山水,..
◎“创新,有自己..
◎ 心灵之旅
◎ 灯下读画 韩..
◎ 林良丰的画《..
 
 
一时之兴,读林良丰山水 
 
偶然看到枕涛书屋主人廖先生收藏的一幅林良丰几年前的画作,一时感到非常喜欢。
 
“一时”,我想,这个词意为深长。那幅画看起来逸笔草草,决非呕心沥血之作,乃是即兴的笔墨,也是一时间完成的。
 
我向主人借走了这幅画;我把它挂在家中慢慢欣赏;我的脑子里总是出现“一时”这样的字眼;我突然意识到在时间上的唯精唯一于艺术创作是何等重要!
 
我经常有这样的经历;在一幅匆匆完成的画作前流连忘返,而对着另一幅作品只凝视片刻即掉头不顾了,尽管那是一幅磨了一整年的宏篇巨制。
 
时间——哲学家认为那既是存在,那么当然也是艺术的存在——在创作和鉴赏中竟然现出了如此不同的状态!
 
古人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睿智的哲人们总是关注着简单的事物,他们不断地删繁就简,最后得出了关于这个世界的唯精唯一的结论。而睿智的艺术家们当然也洞悉这一切,石涛和尚说:“必获于一”“一有不明则万物障,一无不明则万物齐”。
 
那么,一便是多,“一画”可以参合天地,一霎那也就是永恒了,画家的创作,也就在这“一时”之间,以“一画”达成了。即使是大李将军用三个月的时间作蜀中山水图,也以这“一时”为终始,以这“一画”为起结。只不过是“用之于神而 藏之于人,而世人不知”耳。但是于此觉悟的画家自晚唐以后便多了起来,或许他们受到了当时兴盛到极点的禅宗及诗歌与书法艺术的启迪?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即兴之作往往具有极深的意味,而再多的铺张则便成为表白了——弥近弥淡,越抹越黑。
 
孙虔礼《书谱》论五乖五合,曰:“偶然欲书”,偶然既是兴之所致的意思,“当下”,“一时”便是书画的良好机缘。
 
作为一个艺术家,若是为了怕别人不解,为了处处周到妥帖,在作品中充满了解释与表白,不厌其烦地将时间来堆砌,结果自己将自己艺术的意味重重叠叠地淹没了,剩下的造型、色彩、画面效果,故事情节等等也都突然变成了空洞,艺术之神遁走。
 
因此对时间的简洁的观念是非常重要的。
 
《金刚经》云:“一时佛在舍卫国。。。。。。”,其它佛经也都这样开头。“一时”,无论千字万字,千卷万卷,也只是“一时”,“一时”就是“当下”,一切的精义都在此显现。
 
艺术也是同样,并无二致,古人在题画中多用“即兴”、“即事”、“涉事”、“偶得”、“草草拈来”、“一挥而就”,这样的字眼实在值得深思。
 
世人从简单的经验中,总认为时间与空间是不同的东西,比如在艺术中,音乐是属于时间艺术的,绘画是属于空间艺术的,殊不知音乐所讲究者结构之美,而绘画所要求者流动生发,时间与空间在艺术中哪里有脱离的道理呢?
 
良丰画题云:“赠艺林酒人”,这是再恰当不过了,赠酒人者唯有以酒,这幅画就是水墨酿制的醇酒,作者在构图上无论远近,不分东西信笔涂抹,此沉醉之时也。方此之时,画魔突至,画境突现,兴酣笔畅,虽至简陋而画意存焉。
这幅画我真的很喜欢,拿给友人看,他挑了一担子毛病,毛病的确有,这画家自己大概也不去否认。但我仍然喜欢,究其原因,就在于它是“一时即兴”“偶然得之”,艺术之光已然显现,些许毛病有岂能把它遮蔽呢?无暇之作,非我所求,那是工艺师们该干的事,而缺乏兴味的作品一定令人生厌,而兴味之所得,必定在一时之间。

良丰大概不作这样的画了吧,他似乎正努力锤炼属于自己的风格,其实大可不必在意此类事情,放下自我仍然自有我在,感情一时之兴,虽无画而有画。我这样地写评论,也在一时之间,好朋友抚掌一笑而已。

                                                                        黄曾恒

 

         
     
  您是307634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