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 有心者的山水..
◎ 林良丰山水艺..
◎ 林良丰为云闲..
◎ 一时之兴,读..
◎ 读《林良丰画..
◎ 动观流水静观..
◎ 古刹浓缩笔墨..
◎ 河山壮阔挥五..
◎ 幽寂典雅 ..
◎ 立万象于胸怀
◎ 艺海泛舟不回..
◎ 澄怀写山水,..
◎“创新,有自己..
◎ 心灵之旅
◎ 灯下读画 韩..
◎ 林良丰的画《..
 

 

林良丰山水艺术之我见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景的交融,物与我的观照,这种物我合一、忘情忘我的境界,应是艺术家所必须经历的修为与达到的境界。作为一个山水画家,与自然山川的默契并藉其修为而所感所发,才是性灵的写照,这种写照藉表现形式为载体而呈现出其独特的艺术境界。

初次见到林良丰的山水作品时,我即为他所呈现的博大胸襟的气魄所感染,并为其独特的艺术语言所叹服,在他的笔下,层峦叠嶂、雪峰高原、戈壁沙漠,无不迸发出其才 思的敏锐与宏阔的意境,仿佛又看到北宋山水画的博大与元代山水画的隐逸,在国画界因“守住中国画的底线”与“笔墨等于零”等纷纭争论大背景下,良丰仍然执着地用色彩诠释着那带有禅味的山水世界。人们普遍习惯地认为,禅境的娱悦、祥和、宁静总是非清淡冲逸的水墨载体而莫属,倪云林的绘画实践也充分地证明和体现了这一点,然而,良丰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利用诗词的比兴手法,用鲜明、沉着的色彩来衬托山川景物予人那宁静、祥和的氛围,空山无人,水流花开,在其笔下,一切景物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与王维的诗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其所呈现的是禅的愉悦而非枯寂;是生命的律动和勃发的生机。良丰喜用暖黄色彩为其绘画语言的基调,用他的话说:“正道是沧桑,信是天地有正气,”吾信然。历来画论主张墨分五色,墨不碍色,色不碍墨,而良 丰却是把用墨的手法用在色彩的挥洒之中,墨即是色,同样地,色即是墨,我们在其画中所体验到的不仅是视觉上的色彩冲击,
而且更多的是墨韵的冲虚,更多的是东方文化的内蕴,可以说,他合理地从另一个角度延伸并丰富了墨分五色的内涵和定义。

良丰走过很多的地方,他也自诩是个行脚僧,全国除东三省、海南、云南、台湾外,其余的地方都印有他的足迹,当他从新疆、西藏回来后,其画风为之一变,从原来的恬美而转向博大壮阔。

九五年,在《林良丰画集》里所展示的是“松风”、“听雨”、“月出惊山鸟”、“缠绵道”这些唐诗宋词的文学韵味和艺术家的闲情逸致,而现在,“赛里木湖”、“源泉”、“吉祥雪域”等画作,则是波澜壮阔,苍凉而深遂,诗情画意蕴在其中,这在其艺术创作生涯中,不能不说是一次质的飞跃。我想,当你站在喜马拉雅山时,当你处在浩瀚无垠的戈壁滩时,你同样会认为,山水画的真谛就是如此,山水画不能也不应该发展成庭院山水或园林山水,而应代山川而言之,将山川的自然禀赋与时代精神相结合并呈现出来。在其所作的“春风吹世换千年”一图中,高耸的皑皑雪峰,绵延不绝的崇山峻岭、河流平原,正沐浴在新千年的曙光中,祈愿着新世纪的光明与辉煌,民族的祈盼、时代的脉博,不言而喻地蕴在其中。

“寂寞的辉煌”一图,则是将中华五千年的沧桑感慨,倾诉在杳无人烟的克孜尔尕哈石窟上,盐水沟上,白云悠悠,通幅的赭黄色彩更衬托出这旷古的情思,而“山魂水魄”一图,则带你投入自然的怀抱,反思自我的价值取向,予你美的享受和宁静的慰藉。

良丰生在海边,长在海边,枕着涛声笑对荣辱炎凉,他执着地沉浸在他的山水世界里,同时还游戏于诗词篆刻中,教学艺术之余,他热心于社会公益事业,曾先后协同妙湛法师、邱祥锐先生等人创办厦门南普陀寺慈善事业基金会、厦门市张晓寒美术研究会,其为人为艺的态度,令我赞叹,吾以为,正因为有其海纳百川的胸襟学识,对社会热忱、人淡如菊的品格,才能成就其博大壮阔、充满诗情禅意的鲜明画风,“登山则情满于山,临水则情溢于水”,艺术家的真性情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期盼的。
                                                                     黄桂华 文

         
     
  您是332009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