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 有心者的山水..
◎ 林良丰山水艺..
◎ 林良丰为云闲..
◎ 一时之兴,读..
◎ 读《林良丰画..
◎ 动观流水静观..
◎ 古刹浓缩笔墨..
◎ 河山壮阔挥五..
◎ 幽寂典雅 ..
◎ 立万象于胸怀
◎ 艺海泛舟不回..
◎ 澄怀写山水,..
◎“创新,有自己..
◎ 心灵之旅
◎ 灯下读画 韩..
◎ 林良丰的画《..
 
 
有心者的山水观照
——我看林良丰的山水画   乔迁 (清华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博士)
 
天地在西方文化当中基本上是地理的概念,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却有特殊的地位,特殊的天地观照方式造就了特殊的民族精神特点。《易传·系辞传》曰:“古者包牺氏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中国古人对于天地的观照中,完成了对伦理道德与精神情感的理解。孔子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中华民族的造型艺术审美观念的核心是“意象”,既任何的形象都具有与精神相通的意义。在中国人眼中的山水成为人格化的山水,艺术家是以“比德”的审美观观照自然。
 
对于天地特殊的观照方式造就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无比辉煌。从文字记载开始,中国山水艺术的造型体系因美学观的发展而逐步成熟,这种成熟已经成为人类文化的经典,使后人无法去超越。要在山水艺术方面走出一条新路很困难,无数规范形成的完备的艺术评价体系在提醒艺术家创作面临的是非原则。当然,这并不意味当代痴情于山水的艺术家就无路可寻了。任何时代都有其特殊文化环境和人文思潮。同样的物象对于不同时代的艺术家具有不同的审美价值。
 
作为山水画家,林良丰肯定面临继承传统与创新的冲突,但是他有强烈的解决冲突的动机,从近年的作品看,林良丰的个人风格在逐步形成。
 
在东南沿海的厦门,是一座听起来都能感觉到诗情画意的地方,那里有俊秀的青山绿水,有香火袅袅的南普陀,有洁白的沙滩和小夜曲情调的鼓浪屿。本来,生于斯长于斯的林良丰有足够的理由去画那种闲情逸致的恬美作品。但他觉得这不是他内心的天地,他的天地应该是更加激动人心的。他没有在徘徊在熟溺的故乡,他希望寻找与熟悉的眼光疏离的远方大地。于是,林良丰选择了远行。面向大海的厦门人向来有开放的胸襟,他们曾漂洋过海寻找生活的希望,今天,林良丰背负着对艺术的追求开始走向西部大地。他自诩为脚行僧,足迹已经踏遍了大半个中国。西部的大漠、高山、深谷都和林良丰熟悉的景物迥然有异。西部是雄奇壮美的,充满悲凉、神秘,如果说厦门有女性的阴柔之美,那么,西部就是雄性的风格,有让人敬畏的力量。林良丰到西部的旅行必然经历过艰苦的体验,痛苦的磨砺,对西部的景物必然有刻骨铭心的感受。他可以体验对于生命的敬畏之情,洗涤在名利场沾染了一层灰尘的心灵。在今天,许多艺术家离生活的现实越来越远,心满意足于花样的游戏。林良丰能够主动地寻找,师造化,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郭熙在《林泉高致·山水训》里说,“身即山川而取之”。林良丰是一位具有责任感的艺术家,他知道,作为山水画家,走进真实山水是个人艺术发展的必要。
 
林良丰的山水画曾经很传统,讲究笔墨功力,追求古倦的文人气息。他曾学于山水画家张晓寒门下,张晓寒的山水属于传统型的,但是表现的山水气象雄浑,颇具个性,这或许对林良丰后来对大气象的追求有直接的关系。在梁启超认为,地理环境对于审美的情趣与艺术风格会产生深刻的影响。不同的天然景物影响人的想象力和理性的发展。“凡天然景物过于伟大者,使人生恐怖之念……”。多次西行后,西部的景观在尺度上的、肌理上的震撼力逐渐深入表现在他的画面。他的作品完成了画风的转变。
 
我们在观照山水,其实是在观照我们的内心。车尔尼雪夫斯基认为:“构成自然界的美是使我们想起人来的东西。自然的美的事物,只有作为人的一种暗示才有美的意义”。清代美学家叶燮在《原诗》中说,“天地无心,而赋万事万物之形,朱君以有心赴之,而天地万事万物之情况皆随其手腕以出,无有不得者”。审美客体只对具有一定审美能力和审美心理的主体才能够显现。
 
林良丰的创作意图显然不再过多纠缠于笔墨本身的情趣,他力图寻找最适合于自己内心情境的造型语言来完成自己的艺术表现。有创造力的艺术家要有强烈的自信和明确的个性表现欲,创作过程是充满矛盾思考和怀疑态度的过程,内心的冲突会自然在艺术表象上呈现。
 
规范的艺术教育是必须的,一方面在技法上可以得到系统的训练,另一方面可以培养对传统艺术的认知能力,但是,有时这些知识会成为艺术家个性艺术发展的障碍。林良丰不是山水画的科班出身,他毕业于厦门工艺美术学校,并在那里教书育人。工艺美术教育对于形式语言的培养有比纯美术教育有更加完整的体系。因此,林良丰有敏锐的形式感觉,他的作品中有传统中国艺术不具备的自觉的构成意识。当然,他有师从画家张晓寒的经历,也使他能够掌握传统中国画的造型技法,领会传统艺术的意韵。这样,为林良丰在艺术风格的转变上提供了必要的前提,他可以比较顺利地游走在传统与个性发挥之间,游刃有余。
 
林良风丰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他从少年到壮年经历了中国从经济到文化剧烈变革的时代,外来文化的冲击和本土文化思潮的更迭提供了林良丰审视艺术的不同视角,他可以更自由地选择自己的艺术发展道路。尽管时代精神比较抽象,但是真的艺术是来源于生活的,任何人都无法避免这个时代的烙印。具有开拓性的能够自觉地解析这个时代的内核,这一类艺术家的作品会突出展现这个时代的精神风貌。林良丰属于主动的思考者,他的作品就是对于时代的思考的结果。
 
西部大漠的单纯而富有清晰的节奏,西部的大地旷远坦荡,西部山是排山倒海的雄劲,这些都需要全新的形式来阐释。林良丰的作品写足了西部大地的神,作品构图很充实,留有很少的空白,使观者能感觉到真实的压迫感。林良丰作品有明显的现代构成形式,这些构成元素都来源于西部山水的自然,所以具有真实的力量和艺术形式的魅力。他用排刷、油画笔这样的工具表现强烈的质感,笔触具有速度感、跳跃感和、力量的激荡,很恰当地表现了西部的风貌。
 
林良丰在色彩方面的突破尤为突出。突出色彩自身的造型魅力,象他这样用色的山水艺术家不多,他的色彩如宝石般亮丽,他使用色彩尤为果敢。他的色彩纯粹,让色彩自身说话。看他的一系列标题“一山翡翠碧琉璃”“千岩滴翠语青珉”“百里霜红醉云天”“万壑清凉凝玉脂”,这是一串珠光宝气的名字。用中国画去画这样的意境就是创新,而能够画好太不易了。
 
林良丰是一个成熟的艺术家,他因艺术的需要而去体验山水,山水又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这是一位有心者的山水观照。
 
                                                         2007年9月23日于 东窗居
 
         
     
  您是324403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