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弘一法师手迹
董其昌山水轴
武夷山与弘仁艺术..
《智华法师遗作选..
德艺双馨堪景仰 ..
《曾连端作品集》..
仰止唯佛陀,完成..
诗言志画传意
弘一法师
觉如精舍画廊所藏..
 
石雪庵画集跋
气势如虹千仞冈
天然去雕饰信笔独..
画外感言
我读梅清
读晓寒老师所作扇..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读邱祥锐先生《榕..
仰止唯佛陀,完成..
观陆恢山水图册
动静相宜出天成
诗言志·画传意
不囿规矩见本来
春光耀眼明
缅怀杨夏林先生
张晓寒先生笔下的..
以笔代刀塑山川
珍惜我们的艺术遗..
观陆恢山水图册
满纸蔬香手底栽 ..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以笔代刀塑山川——读马心伯老师山水近作

与马老师做了十几年的邻居,同在鼓浪屿,同在学校的圈里,然而认识马老师却 已有二十五、六年的时间了。他给我的印象是真诚、坦率、纯真、质朴、对人对 物对事,他都很坦然,从不计较得失。他常戏言,良丰的居处可挂个“酒”旗, 而他自己则可挂个“茶”旗。因为我是以酒代茶,于浓处见淡味,而马老师是以 茶代酒,于淡处见浓情,殊途同归,意趣相投。马老师从不把我当晚辈看,我们 之间也毫无间隙,亦师亦友亦同事,我们的交往也自然而然的多了起来。马老师 的生活经历非常坎坷,而我笑对万物的态度与其乐观的境界非常默契。我佩服马 老师艺术主张上的“加减”手法,即在物体原有形体的基础上,通过极其洗练的 艺术加减法,表达其所思所想所造的艺术境界。所以马老师的雕塑作品,大到壁 画、室内外雕塑,小到陶瓷作品,总有令人振奋的雕塑作品所具备的扩张力和摄 人心魄的震撼力度。这在厦门,在福建,可谓是雕塑界的大家。

马老师新近向我展示其所作的国画山水,品味之下,大有当头棒喝之感。我虽然 致力于山水画研习二十余年,沉浸于墨色的交融,境界的锤炼,然而马老师那不 具传统笔墨功力的山水画,却是大气磅礴,摄人心魄。对于山水画,马老师并无 娴熟的表现技法,然而却是这种技法上的“生”度,生动了艺术境界的高度,驱 使他的,是对民族文化的感悟和积淀,对艺术的真知灼见和对山川挚爱的襟怀。 他以刻木雕的刀法,塑陶瓷的均衡、细腻、对比力度和凿石雕的概括,传移模写 地应用于山水画的创作上,在其尺幅的有限空间里,几何形的分割造型手法,强 其骨的笔线应用,随类赋彩的石青石绿,交融出具有北宋山水风范的山川气魄, 这是现代山水画坛久违了的山水真谛,也是许多画家所欠缺的山水画的阳刚之气。 马老师生于闽南安溪,对大山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怀和眷恋,其表现永春的《大鹏山春韵图》,浓烈的墨色积染出呈三角形的山峰,直冲画外,造型、皴法如刀刻斧劈一般,随心随意。前景的树林虽然平铺直叙,却有着纵深之感,画幅中间的 山坡梯田,信手写出的笔线,淡抹的嫩绿,着墨不多,却蕴含天光云影,充满无 限的春色与生机。整幅画繁处极繁,简处极简,凝重与明快相得益彰,闽南山区 的气息扑面而来。《武夷秀色》一图,则圆中见方,方中见圆的块磊巨岩,欹侧 有致。九曲溪水迹断意连,绕行其中,纤尘不染,空谷滴翠,寂静无比,似乎能 让读者从中体验到山的呼吸。左上方天露一角,鸟翔于云,更显静中有动,雄秀 相宜,从画中可窥见马老师雕塑所具备的张力。而《高原》一图,山峰横亘,起 伏涌动,墨色交映,白云缭绕,大有世界屋脊之景象,墨与色的凝重、鲜明、对 比,予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溪。”的豪情气概,莫过于此! 其《在山泉水清》组画,则是笔意纵横,毫无成规,以小中见大的手法,直抒其 对人生的感悟,对生活的观照态度,其中哲理令人三思。

书画之道,很多人拘泥于传承笔墨,作茧自缚而不自知,“十日一水,五日一石” 临碑临帖,笔笔讲究出处,全然忘记以人为本,性情至上的至理。袁枚在《随园 诗话》里极力呼吁作诗“尽可忘韵,何况平仄”的道理,在现代则几人能和?作 诗如此,作画亦然。当然,形式与意趣的完美统一是我们所崇尚的,缺一不可, 然而,徒有其技法而失去其真谛,却是我们所不愿看到的当今山水名家现象。

马老师对山水画的尝试,虽然还不完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对我们来讲,这 种充满才气与豪情的艺术探索,却有如醍醐灌顶,当头棒喝。山魂水魂,给我们 几多沉思?几多觉悟?面对马老师所呈现出来的这些山水画的力度,我们又作何 感想?“强其骨,写其神”《这是一代大师潘天寿老先生的艺术主张,也是马老 师山水画的一个缩影和注脚!

我钟爱马老师的作品,可以说是一见倾心,不论是其雕塑,抑或是陶瓷、国画, 我都会深受感染而爱不释手。这也许是个人的一种情怀,我生性懦弱,然而却有 一腔对艺术的衷情和遇强则强的傲骨,马老师的作品在一定的层面上,唤起了人 们对生活的坚定信心,对正义信念的执着和对世事的乐观,这正是艺术不可置否 的独特感召力。我祝愿马老师的国画创作,在以笔代刀的艺术手法上走得更远更 深,以他那朝气蓬勃的精力和心态,呈现给我们更加成熟、鲜活的山水艺术天地。

林良丰 二OO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夜于厦门海岸辛缘书屋

         
     
  您是316518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