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弘一法师手迹
董其昌山水轴
武夷山与弘仁艺术..
《智华法师遗作选..
德艺双馨堪景仰 ..
《曾连端作品集》..
仰止唯佛陀,完成..
诗言志画传意
弘一法师
觉如精舍画廊所藏..
 
石雪庵画集跋
气势如虹千仞冈
天然去雕饰信笔独..
画外感言
我读梅清
读晓寒老师所作扇..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读邱祥锐先生《榕..
仰止唯佛陀,完成..
观陆恢山水图册
动静相宜出天成
诗言志·画传意
不囿规矩见本来
春光耀眼明
缅怀杨夏林先生
张晓寒先生笔下的..
以笔代刀塑山川
珍惜我们的艺术遗..
观陆恢山水图册
满纸蔬香手底栽 ..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武夷山与弘仁艺术风格的形成初探

弘仁与石溪、石涛、八大并列明末清初画坛高僧,又与梅清、石涛同为黄山画派之代表人物,同时又是新安画派之领袖,其艺术成就与影响为画坛所瞩目。

弘仁那勾划如铁,造型方正,伟峻沉厚,清新与静肃的画风正是明朝遗民将民族之痛与个人之沉浮集于一身,并付诸绘画和强调个性解放,反陈陈相因,以自然为师,借山川而代言之的绘画实践的一种体现。以往,人们评述弘仁的艺术成就,皆归于黄山对弘仁的熏陶与促成,却忽略了弘仁客居黄山之前,游息于武夷山的 这一段长达六年之久的艺术实践。

弘仁,号浙江,本姓江,号韬,字六奇,安徽歙县人(1610年-1663年)。1644 年明王朝覆灭,1645年唐王朱聿键于福州称帝,渐江在清兵攻陷歙县后,作为明 朝遗民,于1645年2月前后,自负累累卷轴,偕其师汪无涯入闽,游息于武夷山 从事抗清活动。1646年,随着朱聿键的覆灭,弘仁才从建阳古航禅师削发为僧。自此,遂起法号弘仁,字无智,别号渐江。对富于民族思想的渐江来说“家世全 非肯作僧”,循入空门,决非己愿,他的出家是对异族侵凌的一种间接的反抗行动。

从离家入闽到削发为僧,这个变故无疑地会对渐江的整个思想体系起着决定性的 转折作用。他不同于八大山人,将国破家亡的痛楚诉诸于“墨点无多泪点多”的 古怪、晦涩的绘画格调中,而是将这种痛楚隐藏在平淡无为的绘画格调里,以求 得胸中逸气的抒发。“序气日凄肃,板屋居然安。山风时出峋,冷韵听柯笔”。“幽 谷霜风劲,高柯叶渐删。寒云无世炎,相伴意闲闲”。“闭门千丈雪,寄命一孤灯”。复国无望的他,从积极的入世思想转入清淡无为的佛学境界,并致力于艺术的创作,“倪迂中岁具奇情,散产之余画始成,我已无家宜困学,悠悠难免负平生”。但缅怀故国之情却又时时左右着他,“偶将笔墨落人间,绮丽楼台乱后删,花草吴 宫皆不同,独余残沈写钟山”,正是这种心情的写照。也正是因为佛学思想与思旧 之情,不甘寂寞,才促使他结庐于武夷、黄山诸名山,寄情于万壑千岩之中。

渐江游息武夷山达六年之久,而武夷山在当时则是抗清复明志士的一个基地,许 多反清志士,特别是文人、画家云集于此,渐江的思想与艺术追求不可能不受到 影响。

渐江的艺术生涯,从36岁(1645年)入闽至42岁(1651年)时离闽,往返于 南京、匡庐,以及1656年8月赴黄山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他的绘画艺术从师古 人而转入师心、师造化的重要时期。因为在这段时间之前(1645年以前)渐江只是从汪无涯学画及学诗文,而学画则以临摹北宋诸家的画法为主,同时也并未将 全部精力投入绘事,再者,渐江这时期也尚未作游黄山等地,对造化变幻莫测的自然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尊受体验,可以说是尚处空白或较为幼稚的阶段,绘画 的变革与成熟,更是无从谈起。然而,渐江游息于武夷山时,由于形势之变,思 想之变,使得他寄情于山水,并常与张蚩蚩、周元修、王尊素等人唱和,吟咏于丹山碧水间,或恣意于九曲清溪中。武夷山那方正浑朴的岩石,壁立万仞的石壁,溪转峰回的邱壑,以及那满山的青青翠竹,直接熏染了他的性情与笔墨,使他一 改宋人手法而取倪云林折带石法并融合武夷山那大起大落、方正圆浑、略带横皴 的岩石,耸心骇目的山峰,成为自己绘画风格的基调。这同《图绘宝鉴续览》记 载的他“初师宋人,为僧后悉变为元人一派,于倪黄两家尤为擅长”。以及查士 标:“渐公画入武夷而一变,归黄山而益奇”的评价相吻合。渐江后来所作的武夷 岩壑图、武夷山水立轴等图便是最好的实物证明。武夷岩壑图,有渐江题的“武夷岸壑峭拔,实有此境,余曾负一瓢游息其地累年矣,辄敢纵意为之”和杨翰题 跋的“家叔通最爱渐江画,曾得一卷,改为横看。后又得一直幅,更觉奇妙,主 山作峭石方顶,凌空挺立,如拉笏然。左如坡陀,石上仍有峭峰,下倚山楼,冷僻可以避世,右点远山,欲用米家意,空灵似有云气。山足孤松偃盖,小树森然,墨叶略有腴润,最惬情之作也”。

再者,1645年以前,渐江所作并有记载的画迹 只有两件,一是1632年渐江23岁时所作的“梅竹高士图”(据郭味渠所著《宋元明清书画家年表》一书),另一件是1639年乙卯春日,渐江30岁时,与李永 昌、汪度、刘上延、孙逸五人合作的“为李生白祝寿山水图卷”(据汪世清、汪聪 编纂的《渐江资料集》一书)其余画迹记载则便是1651年后的作品了。这时期 渐江的画已形成其艺术风格并趋成熟,如黄宾虹先生为渐江辛卯腊月(1651年) 所作山水轴题跋:“此渐公甲申后七年作也。罗浮既归,(据汪世清、汪聪编纂的 《渐江资料集》一书注释,渐江未尝游罗浮。应为武夷之误)戢影云海,时惟寄 情书画,纵观宋元名迹。故其落笔,肥不臃肿,轻不枯羸,得倪黄之神髓,而非 姚宋、祝昌辈所可及。此轴烟云蓊郁,洋溢赭墨之表。虽经水迹尘 ,然珠光剑气, 自不磨灭”。而在1651年前6年的这段时间里,渐江则一直卜居于武夷山。众所 周知,任何艺术风格的形成,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都必须经过一个由浅到深、 由幼稚到成熟的过程,虽然渐江于武夷山之所作,曾为僧众所藏,后失传,但武 夷山无疑是渐江艺术风格形成的因素。

涴渐江在癸卯夏(1663年)所作仿北苑山水轴一图题有“廿载有墨痴,无从追北 苑,于此山水间,可少胡麻饭”之诗句。其时渐江54岁,以此诗“廿载有墨痴” 句类推,即1643年,而1645年渐江即游息武夷山,由此可见渐江之艺术与武夷 山的关系。他在题武夷山水轴及其题画偈里亦有“造物何钟九曲溪, 峰腴壁阚 玻璃,道人笔载篷窗底,双目瞠瞠未敢题。”以及“几向武夷埋爪发”,“武夷岩壑峭拔,实有此境”等诗跋,进一步证明了武夷山水对渐江的熏陶与影响。张九如 在渐江画卷序一文中说“(渐江)穷历闽越诸山水,海峤之殊观,江峦之变态, 沙桥云树,糜不涉入,是以用笔盖奇,不奇不已。”黄宾虹在《渐江大师事迹佚 闻》里亦指出渐江“又得纵游名山、选武夷、匡庐诸胜,黄山白岳,飘笠久淹, 师古人兼师造化,故能取境奇僻,命意幽深”。综上所述,可证明渐江的艺术风格 是形成于武夷而完善于黄山,武夷山是渐江变法并促成其绘画艺术成就的第一个自然环境。

林良丰 一九八三年书于听风小楼

         
     
  您是307664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