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弘一法师手迹
董其昌山水轴
武夷山与弘仁艺术..
《智华法师遗作选..
德艺双馨堪景仰 ..
《曾连端作品集》..
仰止唯佛陀,完成..
诗言志画传意
弘一法师
觉如精舍画廊所藏..
 
石雪庵画集跋
气势如虹千仞冈
天然去雕饰信笔独..
画外感言
我读梅清
读晓寒老师所作扇..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读邱祥锐先生《榕..
仰止唯佛陀,完成..
观陆恢山水图册
动静相宜出天成
诗言志·画传意
不囿规矩见本来
春光耀眼明
缅怀杨夏林先生
张晓寒先生笔下的..
以笔代刀塑山川
珍惜我们的艺术遗..
观陆恢山水图册
满纸蔬香手底栽 ..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张晓寒先生笔下的山水点景人物
 
山水画自唐代独立成科后,摆脱了作为人物画背景的地位,并逐渐演变成人物形象在山水画里成为点景的功效,自此,山水画里的人物形象只是起着配角的作用,随着时代的演变,我们很难再看到象马远踏歌图里那么精彩、声情并茂的点景人物了。元代崇尚的萧疏逸气、明代士大夫文人画的盛行,清代的复古风潮,以致芥子园画谱里总结了一套点景人物的程式,都束缚了山水画里点景人物的形式多样性和生动性、时代性,近现代山水画名家辈出,就连张大千、溥心畲、傅抱石等人,其画中点景人物也多是些着古人衣冠的程式化人物,毫无生机和时代性可言。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现代的画家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和政治的需要,在提倡笔墨当随时代的中国画改良中,也注意到了点景人物当随时代,再不能以古人之面目入现代之山水,出现了赵望云、钱松岩 、李可染等一批画家,他们在致力山水画创新的同时,也赋于点景人物予时代气息,然而,赵望云的点景人物过于拘谨,是用画人物画的尺度来作点景人物,是缩小了的人物画放在山水画中的,而李可染的点景人物,虽注意到用笔与山水用笔的相互协调性及其整幅作品的完整统一,但却多作平视,与其俯视角度的山水放在一起,犹如平贴的剪纸,互为不容,也缺乏人物之间的情态。钱松岩在这方面就改良得比较成功,既有时代的生活气息,又有人物之间的情态关联,比例透视也恰到好处,如其“遍地英雄下夕烟”等画作,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反观张晓寒先生画中的点景人物,则是声情并茂,形象、笔墨、造型高度概括提炼,与山水互为一体,画意盎然,在现代山水画家中,匠心独具而成一帜。
 
晓寒先生的山水,传承着传统文人画的审美意味并结合时代的风尚,在其作品中,可以体验到这个时代每个时期的脉博,五十年代的兴奋,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中期的迷惘、苦闷,七十年代后期至八十年代的喜悦、憧憬。他以极简的直线为骨和极繁的渲染为体来构成其独特的艺术语言,形成其有别于各家各派的现代山水画面目。在其山水画创作中,始终贯于诗情画意、溶入时代的生活气息,所以,他画中的点景人物,也必须同其简约、概括的山水相融洽并具其情调。
 
晓寒先生画点景人物,同样以营造山水的气度来落墨取势,以俯视的角度来观察塑造。画中人物,头大身小,给人的感觉是站在画里,行动在画里而不是平贴上去的,山水的透视与人物的透视是同视点相一致的。画中的人物,根据立意的不同,而赋于其不同的情节、动态,更巧妙地传达着整幅山水的画意。他塑造的点景人物,往往是安排在画面中景的位置,与山石、树木、房屋的比例极其协调,形象既不是踏雪寻梅的高士,也不是山中访友的文人雅士,而是活生生的,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最最平常的普通人,正如晓寒先生教授山水画课时所强调的,山水必须是可居可游的。他的画同时也弥漫着一股浓烈的八闽生活情调,在示范房屋画法的时候,他往往边画边说,这是大门,进门后这间是客厅,这间是主屋,旁边是客房,还有厨房、护厝,这边可养鸡报晓、这边可种竹清音、种梅报春。文人画抒写胸中意气的审美标准融入了可居可游的现实主义意趣。画点景人物时,他强调赋人物予生命和情节,如一篇短文、一首小诗、一段插曲一般。画中人物不是为了点景而点景,而必须具备其活动内容, 应充实山水的意趣,体现人文的情怀。在其笔下,老人牵着小孩上街,倚栏的人和耕作归来的农夫在打招呼相互问候;瓜棚树荫下,几个人围坐着泡闽南工夫茶;农夫品味地瓜酒陶醉于秋收季节;父母叮咛着准备上学的子女;沙滩上有人在太阳伞下休闲,也有人畅游于海上;小孩提灯串街闹元宵,等等,所有这些,都是这个时代现实生活中人物活动的反映和情趣的折射。与同时代画家所不同的是,晓寒先生在人物塑造的表现形式上,并没有落入以人物画的表现形式要求,把人物缩小了成为点景人物这种新的模式中,而是侧重在人物的动态表现上,通过动态来表达情态,人物的呼应、 聚散来传达其情节,经过高度的概括和锤炼,创造出了其简笔山水下简笔点景人物。所以,他先用墨点点出头部,再用一二笔勾勒出躯干的运动状态,并画出下肢,而后再用褚石色点出脸部和手或足,最后再为人物敷上衣服的色彩。点线结合,墨色互用、互补,既单纯又显得层次丰富,虽然落墨不多,但却呼之欲出。晓寒先生常说,一两句话就能表达的事,何必用长篇累牍去堆砌呢?以少胜多,以简胜繁,这种直了心性的道悟,非常人所及。画论上常说,远人无目,意在取其态,然而,这种实践在现代画家的点景人物中,尤为少见。晓寒先生以这一点作为契机,更提出点景人物须以动态写情态、意态,点景人物以头部为主,虽小小墨点却如画龙点晴,精神立见。我们在观察中远距离的人物时,其头上的黑发最为突出,人头攒动,我们所见到的不就是点点墨点吗!
 
晓寒先生对点景人物的创造,同其山水画风格一样,在上个世纪乃至现在的现代山水画家中,风格 异常的鲜明和突出,特别是点景人物的风格与所绘山水能相为融合、相得益彰,都是笔法简得不能再简,画意浓得不能再浓,有时在表现远景人物时,则干脆用一点圆点,一条竖线来塑造,虽着墨极少,却意味十足呼之欲出。晓寒先生在其《山水画构图的几个问题》一文中提出,艺术家必须理天地之正气,炼时代之画意,他切实地实践着他的这个准则和艺术追求。
                                      二00三年元月九日于鼓浪屿福建工艺美术学校
         
     
  您是295189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