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弘一法师手迹
董其昌山水轴
武夷山与弘仁艺术..
《智华法师遗作选..
德艺双馨堪景仰 ..
《曾连端作品集》..
仰止唯佛陀,完成..
诗言志画传意
弘一法师
觉如精舍画廊所藏..
 
石雪庵画集跋
气势如虹千仞冈
天然去雕饰信笔独..
画外感言
我读梅清
读晓寒老师所作扇..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读邱祥锐先生《榕..
仰止唯佛陀,完成..
观陆恢山水图册
动静相宜出天成
诗言志·画传意
不囿规矩见本来
春光耀眼明
缅怀杨夏林先生
张晓寒先生笔下的..
以笔代刀塑山川
珍惜我们的艺术遗..
观陆恢山水图册
满纸蔬香手底栽 ..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缅怀杨夏林先生并回顾二十世纪的厦门中国画坛
 
临近中秋佳节时,杨夏林先生却突然离我们而去,虽然他以八十六岁的高龄辞别了这个世间,永远告别了为之奋斗的学校,放下了他的事业以及离开了居住半个多世纪的鼓浪屿,但厦门美术界的同仁及其所教授过的莘莘学子,无不为之哀悼并寄予深切的哀思!
 
前年十一月,福建工艺美术学校在度过了建校五十华诞之后,学校便正式归属福州大学,福建工艺美术学校随着牌子的摘下自此宣告完结,而做为福建工艺美术学校的前身的厦门鹭潮美术学校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杨夏林先生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见证了福建工艺美术学校的五十年风雨历程。如今,杨夏林先生离我们而去,似乎宣告了福建工艺美术学校一个时代的终结!早年福建工艺美术学校的主要创始人及创办初期的主要教师顾一尘、石延陵、罗丹、张晓寒、王仲谋、孔继昭、许霏等人,在上个世纪中、后期就先行离开了我们,如今,健在者屈指可数,俱往矣,一代风流人物,不免让我们无限感慨,仰天唏嘘。
 
杨夏林先生和张晓寒先生是上个世纪中、后期厦门山水画坛的领军人物,由于其培养学生的众多,影响的广阔和深远,堪称厦门山水画的两位鼻祖。他们两人的画风一细一粗,一繁一简;一状物如生,一诗情画意,都是在深入传统的基础上,打造出属于自己的风格面目而屹立于当今中国画坛。他们的画风,在传统审美的意趣上,融入了现实主义的因素,融入了闽南山川的风土人情和地方血液,撑起了厦门山水画坛的一片天空。他们的先后离去,也是厦门上个世纪山水画风以现实主义为出发的主导性创作思想的终结。
 
上个世纪的厦门中国画坛,特别是早、中期的人物画和花鸟画,是在海上画派和诏安画派的双重影响下徘徊于摹古、继承与创新的局面,无论是郑煦、龚植、林嘉、吴芾、肖百川,还是顾一尘、石延陵、林子白、黄敏,皆跳不出其窠臼,他们的画风,或存有任伯年的影子(如郑煦的人物画、吴芾的花鸟画、石延陵的人物及花鸟画);或存有吴昌硕、王震的影子(如吴芾、林子白的花鸟画);或存有马兆麟的影子(如林嘉的花鸟画)其独树一帜者鲜见,如有建树,当数诗画双绝的顾一尘,他的花鸟画,在继承海派画风的同时,情意并佳,挥洒自如,轻盈中透出逸气,对厦门的花鸟画影响甚大。而石延陵的小写意,兼受岭南画派的影响,形神皆备,造型生动,善于用色,笔墨秀润,别具一格。后期的王仲谋,画风力追海派、齐派,然雄健有余,内敛不足,但却融会闽南风情,墨色并用,独树一帜,显露出闽南花鸟画面目的 端倪。
 
目前健在的其他花鸟画家:朱鸣岗先生以木刻刀法入画、林英仪先生以书法入画、张人希先生则兼收并蓄、魏传义先生则疏朗萧散,而林岑先生在师法齐派的基础上融合指头画意趣,诗书画印并重,意趣古朴;郑景贤先生则侧重亚热带植物的表现,色墨交融。他们的画风各具面目,异彩纷呈。可以说,二十世纪末期是厦门花鸟画的多元鼎盛时期。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后,随着国画改良的高涨,人物画出现了一些生机,除孔继昭先生以传统仕女为主的工笔人物画外,尚有一批年青画家致力于对现实生活体裁的描绘,如丁朝安先生,早期即以《战斗是英雄,生产当模范》一图入选全国美展,并在浙派的影响下,注重墨色的韵味;而吴景希先生的人物画则笔墨潇洒、才气横溢。九十年代后,王柏生先生的人物画,则是在注重闽南地方特色的同时,吸取色彩浓烈与和谐因素,色墨并重、互补,创造了具有强烈地方特色的独特人物画面目,为厦门的人物画坛抹上了亮丽的一笔。
 
韦江琼先生的写意人物、李弗莘先生的工笔人物、许文厚先生的工笔重彩也都别具特色。山水画方面,上世纪中期,以王云峰为代表的,是承袭清代四王的正统画风,兼取华岩的笔意,摹古与继承的因素太多而创新的成份太少,虽略具面目,但影响甚微。而中、后期,则首推张晓寒与杨夏林两位先生,张晓寒先生以文人画的意趣融会闽南的风土人情,以洗练的笔墨兼收南北画风特长,以诗入画,在具备诗情画意的同时,体现时代的喜怒哀乐,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完美体现。杨夏林先生则力求画风的雅俗共赏,与岭南画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立足闽南乃至福建的景物,体察入微地塑造山川景物,以繁入手,形神兼备,其笔下的榕树、海浪脍炙人口,是现实主义创作方式的典范。他们的画风,有别于同时代的任何一位画家的风格,堪称上个世纪厦门山水画坛的标志性人物。而旅居台湾的余承尧,于九十年代初回大陆定居厦门,其将军旅时的所见所闻诉诸笔墨,虽无规矩章法,但却胸有丘壑,随意点染,无法而法,在大气磅礴的境界意象中,呈现出现代绘画的构成因素,为厦门的山水画,注入另一种风格景象。九十年代后,洪惠镇先生的山水画,则吸取西方画派的构成主义手法,以洗练的景物、精妙的笔墨,诠释着东方文化的审美意趣,在国内画坛独树一帜。
 
而邱祥锐先生的山水画,在师承岭南画派的同时,揉合闽南的风土人情并结合传统漆画的元素,在创新中自立面目。卢乾先生的山水画,则师承张晓寒先生的意趣,以写入画,率意为之,虽草草不工,但诗情画意洋溢其间。而林生先生的山水画,清新秀润,在传承传统山水画意境的同时,兼顾时代审美意趣,在蜕变中不断完善自我,并形成自己的绘画风格。我们可以预见,二十世纪的厦门中国画坛,以其后期的鼎盛和多元化,延续并激发二十一世纪厦门中国画坛的辉煌。
 
二十世纪已经渐渐地离我们而去,在追悼杨夏林先生的同时,回顾二十世纪的厦门中国画坛状况,从中我们或许有所启迪。斯人已逝,展望未来,如何以群体的意识打造厦门中国画 坛的一片天空,是摆在厦门画界同仁面前的一个迫切课题。缅怀先贤,造福后代,是厦门美术界同仁的职责所在!
 
每个时代都有其创造性与局限性,我们应以历史的、客观的眼光加以评剖和总结,此文乃一家之言,旨在抛砖引玉,希望能以此引起争鸣,则幸莫大焉!
                                                              2004年10月于厦门
         
     
  您是316434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