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弘一法师手迹
董其昌山水轴
武夷山与弘仁艺术..
《智华法师遗作选..
德艺双馨堪景仰 ..
《曾连端作品集》..
仰止唯佛陀,完成..
诗言志画传意
弘一法师
觉如精舍画廊所藏..
 
石雪庵画集跋
气势如虹千仞冈
天然去雕饰信笔独..
画外感言
我读梅清
读晓寒老师所作扇..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读邱祥锐先生《榕..
仰止唯佛陀,完成..
观陆恢山水图册
动静相宜出天成
诗言志·画传意
不囿规矩见本来
春光耀眼明
缅怀杨夏林先生
张晓寒先生笔下的..
以笔代刀塑山川
珍惜我们的艺术遗..
观陆恢山水图册
满纸蔬香手底栽 ..
都市水墨的先行者..
 

                    石雪庵画集跋

                               林良丰

上个世纪初,中国花鸟画坛上以吴昌硕领导的“海派”、齐白石为代表的“京派”潘天寿为旗帜的“浙派”以及高剑父弘扬的 “岭南派”,使得晚清以来的花鸟画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他们在继承传统的同时,面向现实生活并借鉴东洋、西洋的绘画因素,创造出具有时代烙印的风格流派,这些流派的影响不仅具有很强的地域性,更是辐射到大江南北,深深影响着那个时代的无数画家,其艺术精神甚至影响至今!

厦门地处东南,在地域上,一边是“海派”、“浙派”,一边是“岭南派”,所以既有原本的传统传承,又有五口通商所带来的西方文明,东方与西方的文化在此相互交融,“海派”、“浙派”与“岭南派”在此交叉辐射,在这一大背景下,厦门花鸟画家可畏兼收并蓄,从他们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们的画风既有海派的文人特性又有浙派的现实意趣,更兼岭南派的造型手法,只可惜未能蔚然成风、开宗立派,而成憾事,然而其中之佼佼者却不乏其人,只是因地域的影响差异而只能在福建范围内所建树而已!

上个世纪中叶,在厦门及至整个闽南地区,花鸟画坛上影响力最带的莫过于顾一尘、石延陵二人,他们同为泉州人,同在厦门鹭潮美术学校执教,师表风范,艺术风格整整影响了一代人。顾一尘的艺术风格汲取海派为首,飘逸潇洒而意味隽永;石延陵的艺术风格则兼容海派,浙派与岭南派,以形写神,秒趣天成。其灵动的短浅笔触,绚丽沉稳的色彩构成了其特有的艺术语言。石延陵的艺术造诣,涵括了山水、花鸟、人物三个科目,早年他专致于工笔仕女、人物的创作,并以此卖画谋生,对传统人物画骨线的应用,奠定了他深厚功力和造型的严谨作风,也使得他的花鸟画创作立足于兼工带写的探索。在花鸟画创作上,他不仅汲取任伯年的清丽雅致,更兼容岭南派的写实作风,既有短浅细密的笔墨,又有撞水撞粉的色彩斑斓。在传承传统题材的同时,他更发掘现实生活中的题材,从生活中汲取养分,从生活中印证传统:龙舌兰、凤凰花、仙人掌、木瓜、木棉、火鸡、神仙鱼、白绒鸡......这些在前人画谱里所没有的题材,在他的笔下却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而传统里经常看到的腊梅,在他的笔下,却是另外一种风格,满树繁花,晶莹剔透,苍劲的枝干与嫩黄的花瓣孕育着人性真善美的春天!石延陵先生在从事花鸟画创作的同时,亦深入山水画的探索和创作,把对山川大地的感悟倾诉到笔端,同时把对丘壑的涵容作用到其中小写意花鸟画创作,因此,他的小写意花鸟画,既有工笔人物画的传统底蕴,又有写意山水画的经营气度,从而相成了其缜密而不琐碎、挥洒而不失规矩、艳丽而具清秀、写实而不失意趣的鲜明画风,在闽南、在福建,乃至全国花鸟花坛上而独树一帜。

石延陵先生一生勤俭、克己奉公;为人师表,堪称楷模。他把一生奉献给了他所热爱的艺术教育事业,奉献给了他所钟情、致力的艺术创造活动。然而他却过早的离开了我们,给我们留下太多的遗憾。石延陵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几年了,然而时至今日,他的艺术成就却还在深深地影响着我们、激励着我们!如今,我们有幸将他的遗作编辑、出版,既是表达对他为美术事业做出贡献的深深敬意,同时也填补厦门花坛的一页空白,我们不能在把厦门美术史页页空白的这种遗憾留给后人,整理与完善厦门的美术遗产是当务之急!

厦门近现代花坛上并不缺乏独树一帜的国画大家;顾一尘、石延陵、张晓寒、王仲谋、杨夏林......,他们的艺术造诣与人格魅力照耀着厦门花坛这片天空,如今,我们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出版了这本画集,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我们感谢所有参与这本画集出版工作的同仁!我们深信,共襄义举这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会代代相传下去!

(本文作者为厦门市张晓寒美术研究会副会长、厦门美协中国山水画专业委员会会长)

         
     
  您是307522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