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旅游者的哀叹
枕流书屋
俱弦板楼(一)
俱弦板楼(二)
老师在最后的日子..
《春意浓》与《桃..
草木心
破布籽
观海寺散记
我的书斋名
苦游八隅写山川
小庙阿姑
 


草木心

闲来无事,偶从书架上抽出林语堂先生所著《幽默人生》一书,在这春暮的夜雨 中细细品读,无疑是人生的一种享受。在这物质文明大为倡导的今日,拥有自己 书房的人少了,而品味诸如这类闲书的人,我想是少而又少的了。林语堂先生在 言志篇一文中曾罗列几条个人的理想愿望,并认为在“这些愿望中十成能得之七 成,也就可算为幸福儿了。”其中一条是:“我要院中几棵竹树,几棵梅花。我要 夏天多雨冬天爽亮的天气,可以看见 极蓝的青天,如北平所见的一样。”我蓦然 发现,林语堂先生的这一愿望,正是我每日生活所处空间的写照。我生活在鼓浪 屿这一绿色如荫、四面碧波的花岛上,倏忽廿年了,从少年时代到目前的而立不 惑间。在我所居住的屋旁空地上,一大丛劲节冲霄的翠竹与枝条错杂的三角梅交 蔽云天,绿荫如诗。其间空地是我亲自种植的一树腊梅、一株二度梅、数盆从武 夷山中携来的报春兰,以及一丛婀娜多姿的观音竹。这块我与我的朋友习惯称之 的小花园,一年四季竹影摇窗,三角梅花如潮涌。早春,伫立园中细数新孕腊梅 花蕾、瓦盆兰蕙,心中自是一片春光。原先还植有芭蕉一树,聆听雨打芭蕉之际, 总是酒兴诗兴画兴俱发,不知东方既白。但偶遇台风,却更是彻夜未眠,为其担 忧不已,后芭蕉果为台风所折,令我数月唏嘘。我还在小花园中间空地上铺架有 一方花岗岩,我们都叫它小石桌,偶遇朋友来访叙旧或夏日黄昏,二三好友围着 小石桌品茗纳凉,那种情趣自是盎然。我皈依三宝,爱护众生,珍惜生命,同时 认为食不可废,所以偶有吃剩的米饭,总不忍废弃而撒于小花园的石桌旁以果鸟 腹。时间一长,每当醉饮挥毫通宵达旦时,小花园那叽叽喳喳的鸟音总伴着灯窗 迎来东方的第一屡曙光,生机倍增。我顿觉这种竹雨摇窗、绿荫芬芳的闲适空间, 是自然与人性的默契,是滋养诗心与草木心的所在,难怪林语堂先生会把它作为 自己美好愿望的一份子了。世途虽坎坷,但有这一空间,这一未受污染的净土, 我已自足。

林良丰 一九九七年六月十六日凌晨 于鼓浪屿辛缘书屋

         
     
  您是307508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