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旅游者的哀叹
枕流书屋
俱弦板楼(一)
俱弦板楼(二)
老师在最后的日子..
《春意浓》与《桃..
草木心
破布籽
观海寺散记
我的书斋名
苦游八隅写山川
小庙阿姑
 


枕流书屋

乱哄哄的列车里,插满了赶着回家过年的众生。然而,我却逆着这人流,带着淡 淡的失落感,离开厦门,作游南平。

南平是个美丽的城市,素有“小重庆”之称,她位于福建中部,富屯溪与沙溪汇 集于此,形成闽江之上游,也正基于此,而构成绚丽多彩的自然景色。说到南平 的景色,人们都会提起座落江边的九峰山、双塔、明翠阁等等胜地,因为众多的 诗人、学者都费了不少口舌为之吟咏、赞叹!也许,也许还会有人提起那江边的 一排排木结构的古老民房—即将被火柴盒式的建筑所代替的南平特色。

枕流书屋,这些破旧不堪又富有南平特色的木板楼之其一,也是我栖息南平之所 在。大凡木板楼都建在临流的土坡上,一边紧挨着修长的水泥小街,一边则是临 江而立。枕流书屋也不例外,只是在小街的延伸当中还架着一座石桥,以及桥边 那几丛芦苇,几枝大叶竹,无形之中,平添了不少的野趣和诗味。枕流书屋,其 实只是木板楼中,紧靠小街的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而已。四壁张贴着寥寥 无几的数张国画山水、水粉风景和一幅“枕流书屋”的横匾,以及几张老掉牙的 京剧照年画,大概是西厢记之类的罢,几无所谓书屋的痕迹和概念的佐证,如果 说有的话,那就是用得旧了的砚台和几支秃了锋的毛笔。透过格子窗,还可以看 到小街上奔波于纷纭世事的人们和左邻右舍谈天的老人、嬉戏的孩童。在这不像 书屋的书屋里,闻不到铜臭味、陈腐虚伪的酸书斋气,一切都超尘脱俗、无牵无 挂,任凭心意之浮游,与格子窗外那世态炎凉的世界各得其所,清闲而悠哉。书 屋的一侧,下了稍陡的木楼梯,就是吃饭的地方了,左邻右舍之间,只用一道跨 得过的木栅栏隔着,就算是楚河汉界了,穿着不合脚的拖鞋,踱步在那极其干净的杉木板上,带着几分南平自酿家酒的酒意,时而倚栏观望江那边的沉沉山色, 时而俯视江波翠流、往来的木排、错落的溪石,以及自家那闲荡的小舟,心中不 免诗气迴荡。人言:“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我看有了这种境界, 即不读唐诗宋词,即凡夫俗子,也是个诗人或郁达夫式的文人了。

书屋的晚间,虽无如水的月光,但栏外溪流的声响却是时时可闻,令你心旷神怡、 魂魄幻游,都市里早已消迹的报更梆声,在这里却会时时清脆地敲点在你的思路 上,或点缀在你与主人的窃窃私语中,悠闲呵悠闲。

我依稀记得,袁枚在《随园诗话》一书中说过:清闲方可做学问。在这既出世, 又入世的枕流书屋里,悠闲不正是做学问与读书的前提和根基吗?!

得意忘形,不像书屋的枕流书屋,方是真正的书屋。

沧海横流,雁语渺渺,七月指日可待,恐酷暑无柳可折,特作此文以补无柳之缺, 并赠枕流书屋主者善忠义弟。

林良丰 一九八六年三月廿六日夜于厦门听风小楼

         
     
  您是320204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