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五百罗汉壁画题跋
二嫂百日祭
再见锦德兄
我画古柏无量寿图
觉园记趣
生死一瞬间
初访终南山日记
雪中访孙雨林
痛悼罗文
觉园十二景题跋
<<为达明法师所..
阿姑荼毗
我与张仃先生
难忘将军祠156..
我见妙光
与黄永玉先生的缘..
我画《绿染陕北图
体验自由
 



我与张仃先生

说起张仃,我的脑海立时浮现出他那满头的银丝和洁白的 子,短小的个头和一 脸的泰然神情,他走到哪里,总是拄着他那身影不离的拐杖,很有艺术家超然物 外和政治家如如不动的泰然风度。

两次见到张仃,先后都缘于福建工艺美术学校的校庆,一九八二年三十周年校庆 时,他同郑可先生等人应邀南来,当时他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与我校应俱 是有起其专业渊源,在学校操场临时搭盖的校庆主席台上,他发表了热情洋溢的 赞美之辞,我们在台下只能远远地仰视着他。之后,他与在校老师举行了一个座 谈会,我也只能在后排远远地望着他,这就是张仃先生。

校庆后,刘守信陪同他前往武夷山写生,听邱祥锐老师说,临行前,张仃参观校 陈列室,见到我的毕业创作 本《武夷水濂洞》一图,大为赞许,还掏出个小本 本,勾勒此作的大概,并记录着。而我对张仃先生的了解,则是其为北京新机场 候机大厅创作的壁画〈哪吒闹海〉,从题材到艺术表现手法,都很具有东方化和 民族性,绮丽的色彩、宏大的场面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也是当时艺术界探 索新的壁画形式的一个典范。

后来,见到张仃先生的作品是从其《张仃焦墨山水写生册》里看到的,他用纯的 墨色,记录着他深入大自然的步履,师法自然的感受,虽只纯用焦墨写生,然色 的干枯,浓淡、用笔的老辣,点线之间情感活动隐约其中,仿佛使我又看到他 那短小的身躯和满头的银丝,看到一位对民族艺术不懈追求的老人!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我校举行建校十五周年庆典,张仃先生再次南来出席庆典, 悠忽一晃,十五年过去了。我当时利用教事之空暇时间,正致力于南普陀寺慈善 事业基金会的会务工作。那天,陈爱萍老师打电话给我,说张仃先生要到南普陀 寺游览,中午会于寺内普照楼用斋,请我帮忙安排一下。我即与方丈衣钵本如法 师联系,安排了普照楼的素宴,同时又考虑到张仃先生年事已高,又特地嘱咐上 客堂腾出二间房间,以供其午后休息。金秋时节,神清气爽,那天的阳光也特别 的艳丽,我在南普陀寺东山门迎候张仃先生一行人。此行张仃先生携夫人偕同张 树林先生夫妇前来,张老依然是满头银丝,依然拄着他那不离左右的拐杖,我突 然感觉,张老的拐杖,似乎象征着艺术家的权杖,岁月流逝,风霜在这老人脸上 留下的是更多的泰然自若。我们一行人落座于普照楼贵宾室,本如法师亦前来作 陪,用最高的规格迎请这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张老不苟言笑,没有多余的话, 他安详地坐着,每道菜上来,他只是浅尝为止。席间,我呈上出版的画集和佛教 胜地写生集请教张老,张老翻了一下画集,然后很认真地仔细翻阅着我的写生集。 因为张老的焦墨山水写生名 艺术界,我期翼我的水墨写生能得到其指点、批评。 张老看了很久,末了,微笑着说了句“很好,很好。”

散宴后,我同张老拍了张合影,我也同张老两人拍了张照片,然后请张老于上客 堂午休。下午约四时左右,张老在陈爱萍老师的陪同下离开南普陀,临行前,张 老对我说:“你的写生册画得很好,很有才华。”我想,这应是张老对后辈的肯定 和鼓励之辞吧!

两次见到张仃先生,就是这么的匆匆,如白云一样的飘忽。后来美术界因吴冠中 先生提出的“笔墨等于零”的观点起争议时,张仃先生撰写了一篇“守住中国画 的底线”的文章,由此展开了更为激烈的辩论,成为上世纪末中国画坛的大事件由此更看到这位满头银丝的老人对民族艺术有着多么执着的追求和捍卫。

去年十一月份,五十周年校庆时,我期翼着张仃先生的再次南来,然而,这次他 没来,也许,学校改为“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因三十周 年校庆时,他曾提出将学校改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分院”;也许,他年事已高, 多余的活动已不可能参加;也许还有其它的原因……然而,我还是祈盼着他的再 次南来,并衷心地在这遥远的鼓浪屿祝愿他健康长寿。

                       林良丰 二00三年元月九日于鼓浪屿工艺美术学校 

         
     
  您是312495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