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五百罗汉壁画题跋
二嫂百日祭
再见锦德兄
我画古柏无量寿图
觉园记趣
生死一瞬间
初访终南山日记
雪中访孙雨林
痛悼罗文
觉园十二景题跋
<<为达明法师所..
阿姑荼毗
我与张仃先生
难忘将军祠156..
我见妙光
与黄永玉先生的缘..
我画《绿染陕北图
体验自由
 



痛悼罗文

下午七时,王仲谋老师的女儿王韵黎同学打来电话,告诉我说,“罗文走了,下午 五时零五分,在第一医院。”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喉咙里总觉得有东西梗塞着, 满脑子的思绪一下子汇集到罗文线上,眼前更是浮现着罗文的音容,不能自已。 就在半个小时前,我在纪念张晓寒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庆祝张晓寒美术研究会成 立五周年的画展请柬信封上,刚刚书写了“厦门禾祥西路392号1211室罗文先 生收”的字样,这个噩耗来得太突然了,光鲜的生命竟然嘎然而止!?令人唏嘘 不已。

我与罗文是同龄人,早在一九九一年,厦门成立青年艺术家学苑时,我们即相识 并有所来往,在他的身上,有着罗丹先生的诗心风韵,他为人谦恭热忱,善交友 朋,敬老爱幼,才华横溢,在厦门文艺界可谓有口皆碑,他继承先祖罗丹先生的 书风,写就一手别具一格的“罗丹体”书法,并更具灵气与朝气。后来,他从工 作单位台盟出来,参与创办厦门英才学校,厦门国际学校,把全身心都投入到学 校的创业上,英才学校有今天的良好局面和品牌效应,罗文先生可谓立下了汗马 功劳。

由于我们有着收藏书画的共同嗜好,近五年来,我们的交往非常频繁,一旦收到 好的字画,便相互展示把玩。他经常驱车莆田觉如精舍,拜读名家书画珍品,有 时也小住数天,见到好的书画藏品,他总是用那句“灿烂”的口头禅予赞美,我 想,罗文一表人材,君子风度,风流倜傥,追求至善至美的艺术与生活境界,这 灿烂的极至赞誉用在他的身上,是最恰当不过的了。他曾赠送罗丹先生的书法墨 迹予我收藏,我则回赠其珍藏多年的晓寒老师的山水画轴以谢。他常常提及晓寒老师与罗丹先生与他的交往事迹,常说厦门书法界有罗丹先生,画界则有晓寒先 生,两位都是书画界的人格楷模。他说,还在厦门大学就学时,有一次去鼓浪屿 拜访晓寒老师,邀请其出席厦门大学学生会书画兴趣小组的笔会,晓寒老师不仅 一口应允,临行时,还亲自送他出门,在大门口久久伫立,直到他走了很远,回 望时,晓寒老师依然还在目送着他,使他很感动,这件事也影响了他以后的为人 处世。他曾应允我,将写一篇回忆晓寒老师的纪念文章予我们研究会《松风》会 刊上发表,如今想来,更令我心痛不已。

一九九九年底,我不幸遭遇车祸,罗文得到消息后,即刻赶来中山医院探视,并 多方奔走有关医务人员,提供精心的医疗护理,出院后,他屡屡前来研究会探望, 关注我身体的康复状况,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谈了很多,谈了我当时遭遇 车祸的感触,谈了劫后对人生的感悟,他还建议曙曜兄应当写一篇对我的专访, 珍惜生命,热爱生活,放开心胸,为善最乐!

这两年来,我们一直策划着联手举办厦门百年已故书画名家作品展及明年纪念罗 丹先生百年诞辰的一系列活动,也着手进行了百年展的筹备工作及纪念活动的稿 件征集工作,去年他因病住院动了大手术,出院稍微康复后,即来我家,再议此 事,其对公益事业、对艺术事业的热忱浮现在他那削瘦的脸庞。二个月前,我们 筹备纪念张晓寒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庆祝研究会成立五周年美术作品邀请展时, 他在经过第二次手术的情况下,不辞劳苦,支撑本就虚弱的身体,书就一幅晓寒 先生的诗作的作品寄来参展,并附有一信,信文如下:“良丰道兄如晤:弟因节 前二次手术故,伤口至今未愈,日夜煎熬,苦不堪言。年前应允面商举办已故名 家展之事,恐一时无法商定,还望兄多多宽谅!今接大札,知悉云松老师八十诞 辰在即,我已数月未曾握笔,所呈作品如不中意,兄可自行处理。专此即颂艺安!

若有函告,请寄新址,切记!罗文顿首 2003、4、15”。接信后,我见其因病痛 “日夜煎熬,苦不堪言”的字眼,心中无比痛楚,即刻打电话向他询问病情并向 他致谢,他说,这是他义不容辞应该做的事,只是身体不好,勉强为之,只要我 们不嫌弃就好了,等康复后再补写一幅给研究会存念,如何?其谦逊的风度,令 我赞叹许久,我想,这幅书法作品,当是罗文的绝笔!

罗文不嗜烟酒,穿着极其明净,予人一尘不染的感觉,他常说,先祖罗丹先生皈 依佛门,他同样的也与佛有缘,并嘱我为其创作一幅宽80公分,高100公分的 观音圣像图,以便其供养,可我却因琐事繁杂,一再拖延,如今令我愧疚终生! 想着罗文,眼前尽是浮现出罗文的音容笑貌,夜已很深,窗外天气骤变,风雨呼 号,这可是苍天为罗文而悲泣?正当英年的他,为何如此匆匆离去?灿烂的他, 无情地被熄灭了,连同他的才华!

流星划过,虽然短暂,然而那光芒却也曾闪亮苍穹,安息吧,罗文。

二00三年六月廿日夜,灯下独饮不能自己,痛悼诉之于文。

                                          林良丰 时于海岸辛缘书屋
 

         
     
  您是307546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