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五百罗汉壁画题跋
二嫂百日祭
再见锦德兄
我画古柏无量寿图
觉园记趣
生死一瞬间
初访终南山日记
雪中访孙雨林
痛悼罗文
觉园十二景题跋
<<为达明法师所..
阿姑荼毗
我与张仃先生
难忘将军祠156..
我见妙光
与黄永玉先生的缘..
我画《绿染陕北图
体验自由
 


雪中访孙雨林

雪中的古长安,银妆素裹极尽明净,晨风吹拂着万物,连呼吸都感觉到空气的清 纯,我们依约驱车南郊拜访孙雨林老先生。

拜访孙老先生是我几年来的愿望之一,当八八年的夏天,一封由陕西潼关寄给张 晓寒老师的信由我收阅时,张晓寒老师已去世一个多月了,信文那“你是否就是 我寻找四十四年,时刻想念的执教户县师范的张云松老师?”的呼唤与期盼,其 诚挚的思念之情深深震撼着我,我含着泪水回复了孙先生的信,从此,我们天南 地北的相互音讯往来,孙先生还寄来了其撰写的回忆张晓寒老师在户县执教的纪 念文章。前几年,当我把厦门正筹备成立张晓寒美术研究会的消息告诉他时,他 欣喜万分,来信来电询问情况,并作画参加研究会的成立展览。一晃十几年过去 了,我们始终未曾谋面。在信中,他称我为师弟,我却不好意思称其师兄,而总 是以对待长辈之礼尊称其孙老先生。

车子到了西安南郊巷口,远远就看见一老者撑着伞伫立在雪中顾盼着,车一停下, 老人就赶到车窗口询问。是啊,从未谋面的老友,在雪中、在古都得以相聚,这 份心情可以说是欣喜万分。孙雨林先生今年已七十八岁高龄,原执教于陕西潼关 中学,退休后移居西安其在物资供应站工作的女儿处,平时在家从事花鸟画创作。 二室一厅的住处,朴素大方、简洁明了。我们一行落座后,孙夫人又是上水果, 又是递烟、敬茶,很是热情,而我同孙先生则都沉浸在对晓寒师的追忆与思念之 中,谈得最多的,还是孙先生就读户县师范学校时的事,其时,晓寒师执教国画 及劳作课,孙先生和晓寒师年龄相仿,但晓寒师已是才华出众,一身长衫、文质 彬彬,是学生心目中的楷模。说着,孙先生还找出珍藏五十几年的一张老照片,上面是1944年晓寒师的户县师范学校的老师同劳美班学生的合影,当时的晓寒 师年龄不过才二十一岁,看上去,满脸的稚气,很觉可爱,在照片的背面,孙先 生还用钢笔仔细地注明能辨认得出的老师和同学的名字。我特地向孙先生借此照 片,想日后刊登于松风会刊,以飧研究会同仁。

虽说同孙先生是初次见面,但我们彼此间的相知却是十几年的,所以不存在陌生 感与距离感,屋外雪花如絮,屋内情意融融,其意也切,其情也醇。我们一行还 拜读了孙先生的近期花鸟大作。孙先生的女儿孙亦红小姐还特地请假在家包水饺 准备招待我们。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不得不告辞,临行,彼此相握的双手,代替了言语无法表 达的惜别之情。孙老先生偕夫人一直从住宅的二楼送我们到楼下的大院,直至上 车。雪还在飘着,挥动的手,放下了又举起来,保重!再见!我们都期盼着分别 后的再次相聚。在白雪纷飞的古长安?抑或在蔚蓝大海边的厦门?

                                           林良丰 二00二年五月八日记于辛缘书屋 
         
     
  您是307492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