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五百罗汉壁画题跋
二嫂百日祭
再见锦德兄
我画古柏无量寿图
觉园记趣
生死一瞬间
初访终南山日记
雪中访孙雨林
痛悼罗文
觉园十二景题跋
<<为达明法师所..
阿姑荼毗
我与张仃先生
难忘将军祠156..
我见妙光
与黄永玉先生的缘..
我画《绿染陕北图
体验自由
 


初访终南山日记

僧本如驻锡长安终南山净业律寺,屡邀作游,然因缘未果,匆匆数载,竟未成行。 去岁冬日,惠镇兄由终南归来,赞山中岁月,息尘静虑,吾心仪之。即于十二月 初教事之余飞赴西安,圆终南山行之愿。

夜抵西安,寒风凛冽,雨丝夹着小雪吹掸脸庞,顿觉神清气爽。僧本如、法清前 来迎接,故地重临,旧友聚首,其情尤炽,本如言:“此为古都今年第一场雪, 应是为良丰洗尘接驾的。”夜宿唐都宾馆,窗外亭台楼阁,古木疏柳,长廊曲回, 池瀑潺淙,沐浴着小雪,唐诗宋词尽在眼前梦中。晨起,冬日朝晖,斜照栏外雪 杉红树,屋檐风铃摇曳积雪,少顷,驱车终南奔长安秦岭。昔,吾曾赴终南雨中 寻访本如不果,于风峪口上戏诗一首以寄,内有“长安道上望终南,微风细雨寄 长谈。”句,屈指十三年矣,昔时荒郊野岭,今成通渠大道。车行秦岭,山道蜿 蜒,群山尽秃,满目枯树寒枝,莽莽苍苍,及至山腰,天气转而晴朗,一改山下 灰蒙气氛,积雪由薄而厚,及至银妆素裹一片,离天三尺,寒意十分。岭上,山 间溪涧黑水白石与坡上农舍屋檐冰柱相映成趣。越秦岭可瞰蜀之户县,树木葱茏 绿染平川,惜车近山顶,积雪成冰,路滑不得行。遂转山腰路口,上净业律寺。

空谷疏林,落叶如毡,拾级而上,左侧山峰如削,山道笔直,残雪时而映入眼帘。 据说僧古道开山铺路时,取意礼佛艰难、修道不易而以辛苦意见证菩提心,故上 山颇费脚力。道中有明人题刻“阿弥陀佛”大字,因朱漆重描,别具暖意。及至 山上,寺门一株唐代唐代空心古槐傲然于残雪中,为律宗祖庭平添几分肃穆庄严。 入寺礼佛毕,环顾院内,殿前腊梅怒放,残雪零星点缀其上:疏柳伴着玉兰树, 点线相间各得其韵,灰瓦灰墙,白雪间杂密林枯枝,寒禽掠空,孔雀信步,俨然祖庭风范,真修持净地。转过大殿,由窑洞东侧而上,西北向各立二道木门,西 向通往僧法清的居旧草庐,入门处用明代灰瓦镌刻“住大虚空”,背为“道法自然” 匾额。北上则是僧本如之如如山房,入门处亦刻有“心包太虚”四字,背面则不 着一字,似乎隐喻无相可得,自然而然。入得住大虚空门,山脊空地侧的木栏栅 上悬有旧草庐横匾,栅栏处黄菊犹艳,门前水仙浴雪,亭亭玉立。旧草庐乃修缮 前人茅蓬而成的简易瓦房,内辟有壁炉、茶桌、画案、卧具等,炉火烈烈,茶香 云蒸雾腾,雪天聚故友,品名话家山,直是人在画中。屋后留云客寮临崖而筑, 面群峰峭立,霞飞于天,俯空谷云烟,鸟鸣于斯。顺治帝言:百年三万六千日, 不及僧家半日闲。非空穴来风矣。

夜宿鹤歇处,乃如如山房下新筑上客堂,后为甘露泉,吾闲云野鹤,得个歇处, 有僧烧坑暖屋,静听雪花落地,寂夜如空,心体皆明。

东沟,在寺之东侧,据言景致幽美。是日晨,雨雪霏霏,由寺客堂东侧下谷攀行, 一路落叶泥泞,及至坡上于崖首回望,净业律寺全景尽在眼前,寺瓦白雪覆盖, 唐槐古木及寒林疏烟蕴氤其中,寺后主峰突兀,峰上古木形若凤冠,东西两侧山 崖,如凤之双翅,凌空欲飞。渐往东行,山林渐密,山道崎岖,雨雪渐大,翻过 几道山梁,即抵东沟,四周云峰明灭,时隐时现,二三小屋散落谷中,间着菜地 桃树,一派世外桃源,因人迹罕至,此为寺僧闭关修证之所在及寺内自足蔬果园 地。时,僧法清重燃灶火,众人就雪地青蔬萝卜和着面条果腹,炊烟袅袅,雪花 纷纷,真是山中岁月。

夜叙谈于如如山房,如如山房为寺中最高处,毗邻唐道宣律师闭关崖洞而筑,俯 瞰古寺,梵宇银光熠熠生辉,放眼终南,群峰拱揖环户法座。如如山房内,三壁图书一面洞开对空山,席地而坐,品名夜谈,竟不知月影西移,更深几许?

晨梦微酣,寺僧扫雪于窗前门下,披衣伫立,鹤歇处外,冰雕玉塑,大雪纷飞舞。 用罢斋饭,奔品山亭写生,品山亭位于旧草庐前一突兀山崖上的茅草亭,僧法清 命其名曰“品山”,应是山唯品,才知其味,其趣、其真之意。山亭独坐,山有 浩浩之天风,下临无底之深渊,右傍壁立之雪峰悬崖,左走玉龙绵延之群山。回 望崖上旧草庐,地气涌动,轻烟屡屡,遂捉笔写之并口占一绝:“心仪旧草庐, 呵墨品山亭。鹅雪飞花舞,千峰万壑冰。‘时,僧本如招品名于草庐,因见案头 所插梅花,故仿效红楼书中所述,同寺僧掸殿前腊梅花上雪,以瓦钵蓄之,燃松 枝文火煨开,于旧草庐内冲泡武夷山大红袍岩茶,屋外天寒地冻,屋内茶香四溢, 品画论诗、研墨挥毫,山居之妙,尽此闲情逸致中。

茶罢,由道宣律师闭关崖洞西侧攀登,悬崖之上巨石,有一米见方的凹座,左依 青崖,右傍古松,下临深渊,前瞻终南绵蜒群峰,是为天人送供台。相传古时天 人送供来此,顶礼修道持律高僧,昔年妙湛法师亦不顾八十高龄登临于斯。今雪 化为冰,攀登不易,吾于僧童扶助下方登此台,天人杳然,师尊西归,唯松风腊 腊,暮霭苍苍。

山中数日,踏雪揽胜,品名论道,策杖寻幽,呵冻挥毫,野蔬果腹,神清气朗, 俗劳与尘忧俱远。归途中时,瞻仰法门寺佛舍利,小歇佛家庄,访友南郊,踏雪 青龙寺,并与僧有约,再访终南。

圆明

         
     
  您是295265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