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五百罗汉壁画题跋
二嫂百日祭
再见锦德兄
我画古柏无量寿图
觉园记趣
生死一瞬间
初访终南山日记
雪中访孙雨林
痛悼罗文
觉园十二景题跋
<<为达明法师所..
阿姑荼毗
我与张仃先生
难忘将军祠156..
我见妙光
与黄永玉先生的缘..
我画《绿染陕北图
体验自由
 


生死一瞬间

在南普陀住了三年多的时间,亲近过当代许多著名的高僧大德,整日里同法师们 生活在一起,聊得最多的,莫过于“自净其意”和“无常”,也体会了太多的世 事无常,我不敢赞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这句名言,我本凡夫,然而却也体验 到生死一瞬的那一刹那。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七日,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个很平常的日子,然而对于我和布 强、小乔来说,却是今生难以忘怀的。我们一行四人辞别小住的觉如精舍,由涵 江驱车返回厦门,深秋的夜,晚风夹着毛毛细雨,车外的田野如诗如画,我们畅 谈着小住觉如精舍的惬意,侃着天南地北的风土人情,不亦乐乎。晚十一时廿分 许,我们乘坐的奥迪轿车行驶至厦门乌石埔路段,刚过十字路口后下坡,我猛地 瞧见,前面一对车灯闪过道路双实线,逆向疾冲过来,“怎么开的车?!”话音 与相撞发生在一刹那……睁开眼,一切似乎凝固,短暂的寂静,一念之中只有 “车祸”两字,车内到处是玻璃碎片,小乔在呻吟、强哥被卡在方向盘与座背之中, 我坐在副驾驶位的后面,使劲推开车门,将满脸是血的小乔扶下车,又同帅哥一 起,努力想把强哥从驾驶位拽出来,费了好大的劲,还是帅哥硬是把强哥抱了出 来,整部奥迪车被逆向而来的工具小货车撞到了几乎接近路旁的绿化带边,车已 面目全非,周围一片狼籍,强哥连站都站不直,帅哥抱着他,“腰断了?腰断了! ”强哥喃喃地说着,救人!我赶紧用手机拨打120急救、110报警,再电话通知 涵江礼舜兄说出车祸了,很多人围过来了,七手八脚地慌乱中把我们都扶到路边, 等待救护车的来临,雨毛毛地下着,小乔靠在我的身上,哭泣着,叫着许多人的 名字,时间过得真慢,急救车怎么还没来,我使劲地打着报警电话并赶紧通知亲 近的朋友,告知我们出事的地点。渐渐地,我感到浑身发冷,左腹部隐隐作痛,

内伤?!我也出事了?!我由发冷到发抖,支撑不住了,这时,110来了,救护 车来了,担架来了,救护人员简要寻问了情况说我的伤势最为严重,是内出血, 并马上输液,我记得是第一个被抬上救护车的,警铃在响、车子在行驶,医护人 员在车上用针筒从我腹部抽出不凝血,他们说,是脾脏破裂,此时,我用手机拨 通了达明的电话,拨通了二哥、大哥家的电话,拨通了大姐家的电话,我告诉大 姐:“有件事得告诉你,听后不要紧张,不要让爸妈知道,要镇定点,我出车祸了, 在乌石埔,现在在救护车上往中山医院的途中。”终于,车到了医院,我躺在担架 车上,有人推着,大厅很空,有些人在忙碌着,很多熟悉的面孔在周围急切地注 视着,跑进跑出的声音很嘈杂,“快找医生!”“挂号!”“手术室在哪?”“三楼、 二楼。”“电梯在哪?”“怎么锁着?”“医生怎么还没来?”急促的声音在耳边嗡 嗡地响,我很累、很累,合上的双眼睁开了又合上,直想睡一觉,上电梯了,在 急救室外,医生要家属签字,要先交钱再动手术!先交钱再输血!大哥和医生在 争论着什么,大姐和二嫂在哭,我断断续续地感觉到很乱,生命似乎已到了尽头。 我叫过二嫂,在她耳边嘱咐着,假如不测,请将我全部的书画作品及文字资料, 还有几本日记本交给××……我很疲惫,好像连说话都没有了力气,我祈求着生 命的延续,默念着观音圣号,医护人员在帮插尿管、胃管,帮输液、输氧、输血、 打针……手术室里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周围都是白色的,我努力睁开眼,盯 着无影灯,眼皮很重很重……屋里还是空荡荡的,角落坐着一个人在看仪器,醒 来时,脑际一片的空白,浑身疼痛,动弹不得。不知时间几许,身在何处,唯一 能记得的是那无影灯,由无影灯再想到车祸,由无影灯到苏醒这段时间则是一片 的空白,连个梦也没有,不知思维是否也暂停工作了,我一直呼唤护士小姐帮我 叫个人来。终于,在我的一再请求下,护士小姐叫来了连夜从涵江赶来的礼舜兄, 他握着我的手,我却止不住泪水流淌,由无助到依靠,我觉得有了慰籍。

学生、同事不断地来探视、关注着我的病情,并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每班六 人日夜护理,达明从广东赶来了:晓萍、善忠、小张、兴平、小毕从南平赶来了; 永胜、雨霖从福州赶来了,荣健从莆田赶来了……病房里摆满了鲜花,而我却只 能躺着,听天由命,心里感激着周围关心、呵护着我的人们。由于身体极度虚弱, 全身插了很多的管子,连续几天来,连呼吸都困难,更谈不上说话了,只能歪歪 斜斜地写上几个字让人猜个意思罢了。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像正常人那样,自由自 在地呼吸、自由自在地小便。

连正常的呼吸都是一种企盼,都觉得是一种奢求和莫大的幸福,那么,还有什么 样的荣辱、是非、名利与坎坷不平可言,人生是这么的无常,生命也只能是一次, 我不想去参透“我从何处来,又向何处去”的禅机佛理,我想,应该好好珍惜生 命中的每一天,尽快地去做好自己想做的每一件事。我反思自己近四十年的生命 历程和廿年如一日的教师生涯,思考着求法变法中的山水画创作,渴望那尚未涉 足的大好河山,还有那许许多多想做却还没去做的事情。

据当晚到过车祸现场的朋友说,我们乘坐的奥迪车被撞得几乎是粉碎,整部车的 车头扭曲,没人归西是个奇迹。我是脾脏破裂被施行脾切除手术,强哥是肋骨断 了三根,手腕及腿部骨折,小乔则是额头被撕开一道六公分长的口子直到眉弯骨, 差点连眼睛都保不住。事后,我是交通事故九级残废、强哥是十级残废,一刹那 成了残废人,缓过一口气来,才发觉与死神擦身而过,生命就是这么的脆弱。

在医院住了八天,回来不到十天又去做了一次阑尾切除手术,窃喜经历磨难后的 色身总算还在运作。后来面对造成重大交通事故按刑法可判三至七年徒刑的肇事 者那无理和无知的良心,我们几位达成了一个共识:“宽恕他,等于成就我们自己。” 毕竟我们都还活着,生死一瞬间,珍惜生命吧!

林良丰 二00二年五月十日记于 海岸辛缘书屋

 

         
     
  您是295224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