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五百罗汉壁画题跋
二嫂百日祭
再见锦德兄
我画古柏无量寿图
觉园记趣
生死一瞬间
初访终南山日记
雪中访孙雨林
痛悼罗文
觉园十二景题跋
<<为达明法师所..
阿姑荼毗
我与张仃先生
难忘将军祠156..
我见妙光
与黄永玉先生的缘..
我画《绿染陕北图
体验自由
 
 
画家曾锦德先生病逝泉州
 
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中国古外销瓷研究会会员、福建工艺美术学会会员、厦门市张晓寒美术研究会理事、画家曾锦德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七日二十二时二十分在泉州去世,享年六十三岁。
 
曾锦德先生,一九四四年出生于福建惠安,曾就学于外祖父苏友兰先生的私塾及惠安怡山小学、苏坑中心小学,十四岁考入厦门工艺美术学校,历经厦门艺术学校、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大专班学习,并受教于张晓寒、杨夏林、石延陵、顾一尘、杨胜等先生。
 
一九六三年毕业后被选定至德化新建瓷厂,从事德化瓷的研究与设计工作。曾为北京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西藏馆设计陶瓷用具,并作为国家礼品赠送与美国前总统里根先生,为福建的工艺美术赢得了荣誉。
 
曾锦德先生于德化工作生活了四十一年,为德化陶瓷事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他同时致力于中国画的探索与创作,山水、花鸟、人物各尽其妙,以形写心,以意赋形,将艺术创作的自由状态发挥到了极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面目。他的过早辞世,是福建美术界、工艺美术界的一个损失!
 
再见锦德兄
三月二十日傍晚,在泉州第一医院肿瘤科病房里,我又再次见到锦德兄,他躺在病床上,瘦骨如柴,由于插管鼻饲等原因,他的美髯已不复存在。见到我和镛如法师、昌愿法师,他伸出干瘦的手与我们紧紧相握,一再说:“很高兴见到你们”,虽说是病入膏盲,躯体的生命特征正渐渐萎竭,然而他却异常的清醒,思维也清淅敏捷,他说,他已早早知道到了食道癌晚期,在这个世界,已没有太多的时日,对这个社会也没有太多的留恋,自杀是不负责任的懦夫行为,而目前患上癌症,也可以说是如愿已偿。他讲话时时断时续,不一会儿就会被轻微的呕吐所打断,过后,他又喘着气继续说着,他说,张老师去世时,我拍给他的电报是厂里的门卫送到他家给他的,那时,刚好是吃午饭的时候,接到电报时,他不敢告诉妻儿,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泣,当时从德化乘车到泉州是四个小时,从泉州转车到厦门是三个小时,而当天已没有班车,隔天中午的追悼会他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了,可是到了隔天下午,他又接到电报说追悼会推迟一天,可是仍然还是赶不及到厦门,这件事令他非常的伤心和内疚!他说,他每次来厦门时都会到鼓浪屿鸡山草堂看望师母,“老师虽然不在了,可师母还是我们的师母啊!”
 
去年底,他到厦门住院治疗 ,还特地去看望师母,也特地到研究会看望我们,他说,看望的目地是与我们作个告别,做人应该有始有终,现在师母的身体还好,而他自己却不行了,以后也没有机会再尽孝道了!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只能一再劝他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不要有思想上负担,因为曾路告诉我,前段时间,锦德兄曾一再拒绝治疗,曾路曾特地请德化瓷厂的老领导以及他的很多至交来劝他,他都拒绝治疗。锦德兄说,他一辈子都在反思,他的画就象是在写日记,把每天的喜怒哀乐,所思所想都用画笔记录下来,他说自己一辈子都很放浪,也太过放浪了,生活如此,画画也如此,但从没做过违背道德与良心的事,画画是追求并传达画外的境界,虽然很自在,但有时画面上也过于草率,不要怕别人对你的画说三道四,重要的是自己要对艺术有执着的追求,要不断地努力和进取,他嘱咐我要坚持地画下去,不要辜负晓寒老师的厚望,要充分发挥师友、学生的能力,把研究会办得更加出色。
 
当我把厦门艺术展览馆拟开辟张晓寒专馆的消息告诉他时,他很高兴,并一再嘱咐曾路,届时一定要把他珍藏的晓寒老师的作品借与展馆陈列。他说,他一辈子只走了武夷山脉和戴云山脉,没有去过很多地方,眼界不够宽,是很遗憾的!画山水一定要多投身到大自然中去,只有眼界宽了,路子才会宽。他说,他很羡慕我,走了那么多的地方,对传统与真实山水有了广泛的比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信手笔下都是题材,这是常人所不及的。他对镛如法师说:“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这是很好的缘份,出家人的境界比普通人高,历代画僧很多,都很有成就,你也要学学画,一方面是提高修养,一方面也是方便大众。”锦德兄说,他的生活负担太大,平时也很节俭,好纸好墨都舍不得用,有些好纸总想留待以后画风较为成熟时再用,但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他一直嘱咐我,一定要用好墨好纸好颜料,因为好的材料才有好的墨韵,其微妙的变化是不可用言语表达的,还要多看书,什么样的书都可以读,不要有局限,什么样的画都要看,都要读。无论是中国画还是西洋画,或者是其他的。当我询问其对《松风特刊·曾锦德专集》打样稿的意见时,他说:“已经看了,也同意挑选出来的作品,明白了你的用意,此事由你作主就可以了,我相信你,这本集子主要是向老师、同学和朋友作个汇报的,我没有把画画放弃掉,总之是尽力去做了,至于别人对画的评价好坏,我也无所谓了,总之,我是张晓寒的学生,作品好坏我还是张晓寒的学生”。我们谈了很多,手始终是紧紧相握着的。曾路说,这是他爸住院后谈得最多最开心的一次。锦德兄最后说:“你们也来了很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吧,能来见面是缘份,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要多保重”并嘱咐曾路送我们出病房,我紧紧握着他的手与他道别,心里真不是滋味,不知此次的见面是否会成为诀别!虽然锦德兄并不畏惧死神的到来!
 
走出医院,夜雨正淅沥地下着,寒意袭人,使得初春的古城竟然没有一丝的春意,显得无比的寂寥与失落。
                                       二○○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夜记于厦门辛缘书屋
 
         
     
  您是307510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