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五百罗汉壁画题跋
二嫂百日祭
再见锦德兄
我画古柏无量寿图
觉园记趣
生死一瞬间
初访终南山日记
雪中访孙雨林
痛悼罗文
觉园十二景题跋
<<为达明法师所..
阿姑荼毗
我与张仃先生
难忘将军祠156..
我见妙光
与黄永玉先生的缘..
我画《绿染陕北图
体验自由
 
 
二嫂百日祭
 
你离开我们已经百日了,以你四十六岁的年华匆匆地从我们家中离去,匆匆地从我们日常的生活里消失,你走得如此的突然,连你自己都始料不及!你在不知不觉中离开这个让你操持一生的家,离开了二哥和林琤,离开了爸妈,还有我们大家,你也留下了更多的哀痛给我们,让我们生活在无尽的思念与惋惜之中。你虽然走了百日,但你的音容笑貌却始终没有离开这个家,这里还印记着你的身影,突响的门铃声,都让我们误以为是你的归来,你从没有离开过我们,也永远不会从这个家消失。
 
你走了百日,家中的旧报纸摞厚了,空酒瓶多了,只有老爸代你去处理给废品站,家里厨房中忙活的也只有老妈的身影,喜欢吃干饭的二哥在塔厝社家中有时只得将就隔夜的稀饭,林琤下班回家,也没人陪她,更不用说热腾腾的晚饭了,二哥的家因你的离去 而变得无序,家庭的主妇,谁能替代啊!老妈每次提起你,眼泪都止不住地流,大姐也是如此啊,我多少次在梦中见到你,醒来时真不希望这是梦啊!我知道你放不下这个家,还在惦念着年迈的老爸老妈,惦念着家中的大小,还有你那多病的母亲以及弟妹们。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谈话是三月九日,那天傍晚,我接到省画院的电话后,即刻要赶赴福州,你还煮了碗面条让我先吃,并嘱咐我路上千万小心,到了福州别忘了给家里报个平安讯,哪知隔天早上你就因头痛住进了医院,听说到医院时,你连挂个急诊都舍不得多花钱,这是为什么啊?你是勤俭持家出名的,十几岁就开始打工赚钱帮助家里,你知道钱来得不容易,虽然下岗了,但你也不能如此节俭啊,毕竟生命是可贵的,人生只有一次!你一进医院后就开始昏迷了,连二哥都来不及和你说上一句话,更不用说我这个小叔子了。我常跟你说,好人自有好报,可为什么你却没有应验这句话?三月十六日是我的生日,之前,你还和帅弟忙着帮我去酒家订生日晚宴,连菜单菜金都一手操办,可是你三月十日就住进医院了,昏迷了,我们的心都揪着,在生日晚宴上,全家人心里都无比的沉重,朋友们问,二嫂怎么没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我每晚一柱香,在观世音像前天天为你祈祷:二嫂是个好人,好人应该要有好报,保佑她平安啊!可你还是走了,走得如此的无奈与匆忙,走得让我们措手不及!
 
你平时太节俭了,可谓贤妻良母,对自己,你舍不得多花一分钱,打个的士,你都心疼好几天,但你却把下岗时得到的四万元补贴,毫不犹豫地拿出来帮我凑交购房的首期款,而且从不在别人面前提起。去年九月份,老妈因病住进一七四医院,你是忙里忙外,和大姐一起,全身心地、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老妈,看护着老妈,老妈住院三个月,你却忙了半年多,你的孝心,我们都知道,天也知道啊!你从来不苛求什么,大家庭里很多无奈的事,你也咽下了,祖屋拆迁的事,你虽然很不高兴,满肚子的委屈,但你听从我们的建议和决定,也逆来顺受的啊!相夫教子、勤俭节约、孝道持家是你这一生的美德,平时我们一直对你说,林琤工作了,二哥也在莆田工作得有些起色,家庭经历了下岗与小孩读书的困境压力后,总算有了一定的稳定,你的艰辛也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熬到头了,你可以宽心地开始享受你的下半生的生活了,可是你为什么走得这么匆忙,没来得及享受苦尽甘来的生活,让我们与心不忍!
 
每次到二哥家,看到你的遗像时,我的喉咙就哽塞着,生怕泪水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多少的言语只能通过一柱香和你倾诉,和你同在,虽天人相隔,但我却坚信你是知道的,在冥冥之中,你和我们一起喝茶聊天,一起承受着阴阳两界相隔的无奈。
 
你自从十四岁工作到嫁到我们家,到生下林琤,到下岗,到今年的四十六岁,你从来没有真正享受过,你一直是为了这个家,默默无言地劳作着、奉献着。你很平凡,但却很伟大,你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但你却是中国传统妇女美德的浓缩。二嫂,我们舍不得你啊,你若在天有灵,你要经常回来看看啊!在大生里为你守灵的日子里,我在心里就是默默地重复着这句话,当灵车经过黄金大厦时,我更是重复着这句话,二嫂,你要经常回来看看啊,看看老爸老妈,看看你的小叔子!
 
今年是老爸老妈结婚五十周年纪念,原本是要全家人聚一聚庆贺一番的,但因为你的离去,老爸老妈于心不忍啊,他们没有了庆贺的心情,取消了原本的计划,连个字都不提。你走了,你喜欢的麻将声也荡然无存,晚饭后大家聚在一起的嬉闹搓麻,成了往事,大家都怕触景生情啊!往年的除夕以及其它传统节日,都是你第一个下厨房忙里忙外的,可你无声无息地走了,留下无尽的哀思给我们,让我们痛哭不已,心酸不已!
 
你一心念佛,虔诚无比,虽然你在世时,我们来不及更好地照顾、呵护你;来不及让你过上安逸无忧的日子,但你走后,二哥总算为你购买了一块墓地,让你入土为安,让你的灵骨有了一块栖息之地,二嫂,你安心吧!
 
明天就是你离开我么百日的日子,但你却好像离开我们很久了,也好像时刻就在我们身边,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我只能和着泪水,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和你交谈,希望你能再次进入我的梦乡,再次回到我们的家!二嫂,你知道吗?魂兮归来,我的二嫂!
                                               二○○五年七月十日于厦门黄金大厦
 
总想抄誊这篇二嫂百日祭的文章,可一直没有勇气,生怕泪水再次浸透这寂静的夜,生怕不能自己!转眼二嫂去世周年了,如今清明节又至,只能再次和着泪水用文字扎成这无尽思念的花环献给二嫂,仿佛二嫂就在我的身旁看着我,看着我抄正这篇祭文!老妈又住院了,二嫂你知道吗?夜已深,无主张!
                                               二○○六年四月三日再记于辛缘书屋
 
注:二嫂黄丽燕,一九五九年出生于厦门,祖籍华安,二零零五年四月二日病逝于厦门,享年四十六岁。
         
     
  您是295269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