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首页 |作品展示>>   山水   佛像   花鸟   写生   书法   篆刻   |文学>>   诗词   杂文  美术评论  闲情逸致 艺术品收藏  留言
 
五百罗汉壁画题跋
二嫂百日祭
再见锦德兄
我画古柏无量寿图
觉园记趣
生死一瞬间
初访终南山日记
雪中访孙雨林
痛悼罗文
觉园十二景题跋
<<为达明法师所..
阿姑荼毗
我与张仃先生
难忘将军祠156..
我见妙光
与黄永玉先生的缘..
我画《绿染陕北图
体验自由
 



与黄永玉先生的缘分

八十年代初期,有一天晓寒老师吩咐我说,晚上有个画家到杨夏林老师处做客,可能也会作画,你晚饭后到杨老师家去看看,学习学习。当晚,我从厦门过渡到鼓浪屿,当我走进位于笔架山下的杨夏林老师家时,除晓寒老师、孔继昭老师、杨夏林老师等少数几个人外,还有个拿着大烟斗叭啦抽烟的老头,以及他的夫人和儿子。我想,应该是来看这位画家画画的。当时,杨老师在家设宴招待客人,晚饭后正在临西的画室里泡茶聊天。晓寒老师帮我作了介绍,只说是黄老师。大烟斗老头偶尔还会用几句闽南话开玩笑,逗得大家很开心,我的拘束感也随之稍微去掉一些。后来,大家请黄老师作画,黄老师说,你们都是国画行内高手,我是外行,献献丑,高兴高兴就好。说着,说着,黄老师叼着大烟斗,悠悠地点上烟,用排笔沾墨,刷了一张飞鹤图,墨色也因排笔的宽度,而更富有变化。我看他作画时很认真,但也很休闲自在和随意。玩得很开心,末了署名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大烟斗老头就是鼎鼎大名的黄永玉先生。

画完画,天色已晚,我随同晓寒师、杨夏林师等人送黄永玉先生回其下榻的位于体育场边上的鼓浪屿宾馆,到了宾馆门口,门卫问:“你们是哪里来的?”我们说,黄先生是住在里面的客人,可门卫却非要看登记证明或出入证之类的证件。不料,黄永玉先生就是执意不给他看,并说,你是门卫,就应该知道我是不是住在里面的客人,因为当时能住得了宾馆的人只有少数,所以黄永玉就坚持不出示出入证,门卫也坚持不让他进去。杨老师、晓寒老师他们又是左劝黄永玉,右向门卫说好话,等到门卫同意让黄永玉进去时,黄永玉则索性一屁股坐在入门的台阶上说,刚才我要进去,你不让我进去,现在你让我进去,我偏偏不进去,我就坐在这里!任由众人好说歹劝的折腾了近一小时,他才进宾馆睡觉,我们也才得以各自回家休息。我想,这老头也真小孩子脾气,干嘛那么拗呢,出示一下出入 证不就得了。还好,大家哄一哄,他一高兴就好了,很天真,看来,艺术家大凡 是这样的。

后来,同杨夏林老师聊天时才知晓,黄永玉曾就读于集美中学,与杨夏林是同学, 那时是个穷学生,个子小小的,穿着一双木屐,噼里啪啦的响,很顽皮,也很活 跃。因为穷买不起蜡烛,有天晚上因看书向同学借光,同学不肯,黄永玉脾气一 来,一拳打过去,把同学都打昏了,黄永玉以为那个同学被打死了,吓得连夜逃 走,离开了集美中学。因为他在集美读过书,所以对厦门也就特别有感情也多少 讲几句闽南话,说厦门是他的第二故乡,对厦门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因为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我在以后的日子里,也特别会会关注有关黄永玉先生的 一些经历和他的艺术,拜读过他从阿诗玛的木刻到独眼的猫头鹰、翔鹤、荷花等 一些作品,也读过他那诙谐、颇具深意的随心散文、札记,也从心里更佩服这位 大烟斗老头。

198 年春节刚过,我偕同李小坤、黄智明作游湘西张家界,我们 旅途的第一站 便是黄永玉的老家凤凰县。凤凰是个很美的地方,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民风纯朴, 一水沧江穿流城中,墨瓦房、石板路、石桥、古城门,野鸭掠水,山岚饮烟,美 得让你割舍不去。凤凰的人都啧啧称道黄永玉这个大画家,在路边随便问个人, 都知道他。我们寻觅过沈从文的旧居后,从一卖甘蔗的小贩处打听到黄永玉的旧 居地址,便一路觅去,渐渐地天色已晚,我们终于在山腰边找到画有两尊门神的 黄永玉家,听说他平时住在北京,偶尔也会回来住几天,平时都是他的兄弟住在 这里。踌躇一会儿,我们还是按捺不住想进去看看他家是啥模样的念头,终于鼓起勇气,叩响了他家的大门。少顷,一老汉来开门,我们说是从厦门来的,想拜 访一下黄先生,其实我们的目的,无非是进去看看,满足一下好奇心。不料,开 门的老汉说,他就在里面,你们进来吧。

这是座典型的农家小院,院里种着花木,养着狗,修缮得很闲适,与沈从文那破 落的旧居形成明显的对比,进了大厅,黄永玉先生正同几个人围着火炉烤火,还 是依然叼着他那大烟斗,他已记不得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经我提起,他笑了笑, 仔细地询问杨夏林老师、张晓寒老师的情况,还有张人希老师的情况,并要我们 回来后转达他的问候,说到厦门,他似乎沉浸在很多的回忆之中。他让我们观看 挂在墙上的几幅作品,是他的近作,都是画凤凰的,色彩很丰富,可见他对凤凰 的感情如此的真挚。有一幅是画夜景的,排笔横竖涂抹的墨块、色彩,很抽象, 但却是凤凰夜色的真实体验那种感觉的写照。聊着聊着,刚好电视里播放某领导 至灾区慰问灾民的报道,镜头里晃动着都是某领导的形象,黄涌玉突然很激动地 说,灾区受灾,应多播些灾区灾民的真实情况,领导去慰问一下是应该的有什么 了不起,老是他的镜头,不像话!我深切地感觉到他体内血液的沸腾,艺术家的 耿直和忧患意识被这大烟斗老头在不经意中表达得如此淋漓。我们一行探询去张 家界的路线及其气候状况,黄永玉很仔细地说了搭乘汽车及火车的线路。至于天 气,他说,我又没去,我怎么知道现在张家界的天气如何,气候总的来说是阴冷 的,你们去了就知道了,我现在说了也是白说,弄不好,你们还会说我在骗人! 这老头,说这话等于没说,但凡事你自己没去经历,又怎能知道?这里面又似乎 含有哲理。看看天色已晚,虽然屋内炉火正红,这老头又这么亲切可爱,但我们 也只能依依不舍地告辞,黄永玉还嘱其家人送我们出大门。一出大门,小坤就说, 大艺术家就是如此平易近人,对我们几个不速之客还真热情,一点架子也没有, 我们运气也真好,误打误撞的,真的还碰上这老头。

转了一圈湘西,回到厦门后,陆续又读到黄永玉先生的一些文章和作品,那篇写 他和弘一法师交往的文章,淡得很又味道,还有画集序言那篇,写他自己的经历、 艺术,也很感人,去年在张人希老师家,看到黄永玉画的钟馗,与画钟馗捉鬼不 同的是,画上钟馗拎着酒壶,撑着破伞,显得战战兢兢的,题诗的意思是钟馗上 街买酒,夜深回来怕被鬼捉去,诙谐而又深沉。前些年杂时尚杂志上又看到黄永 玉在北京建万荷堂,真是大家手笔,刊载的图片上,这老头依然笑哈哈地叼着大 烟斗蹲坐在万荷堂的大圆木上,与在鼓浪屿宾馆大门的台阶上,依然没有什么两 样,然而时间一晃也廿年了。

                      林良丰 二00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记于鼓浪屿工艺美校

         
     
  您是312484位客人